2218 人生第一個弟子:紅衣

作者:勢不可擋
    “家!認同!”紅衣埋首在劉皓懷里,嘴里不斷呢喃著這幾個字,眼瞳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神采那本來冰冷的臉龐浮現出了一絲驚心動魄的笑容。

    “紅衣和美杜莎也挺相似的,集殺露和美YAN于一身,現在看起來像個小乞丐似的,明明就是一個小女孩,但是那一瞬間釋放出來的妖YAN卻讓人勃然心動。”劉皓沒有去看紅衣,只是抱著她,但是紅衣隨著剛才那一笑,身上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的那一股氣質就算不用眼睛去看也能感覺到。

    抱著紅衣來到了一處院子里面,直接走了進去,這里當然不可能是劉皓的家了,畢竟他也只是剛剛來到這里,不過對他來說什么都不多,就是錢最多,隨手砸下一堆金幣,這間院子就是他的了。

    劉皓沒有讓那些留下來的侍女幫紅衣洗澡,畢竟紅衣的眼睛被誰看到都嚇得腳軟根本不敢靠近她,更何況劉皓也不想讓別人動手,反而親力親為打來了一大桶水慢慢的將紅衣身上的灰塵,臟亂慢慢的洗去,動作十分的輕柔。

    紅衣-420-現在雖然還很小,但是將身上的泥塵洗去之后,一副女孩模樣的她渾身潔白如玉,白嫩的肌膚浮現著一層米人的粉光,晶瑩剔透,完美無瑕。

    可以說現在的紅衣完全就是沒身材的,但是這一副蘿莉的樣子卻迷死無數人,尤其是她的臉蛋清洗干凈之后簡直就是妖YAN,精致得嚇人,才小小年紀已經如此的迷ren了,再長大一點的話絕對是禍國殃民的存在,就算是美杜莎也比不上她。

    劉皓的眼瞳十分少有的沒有浮現出任何的欲WANG有的只是憐愛,可是紅衣卻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粉紅,不過卻沒有抗拒,任由劉皓擦拭著自己的身子。

    “先泡一下。”劉皓剛剛已經檢查了一下紅衣的身體,發現紅衣身體居然一點暗傷也沒有,這些年她遭受到了許多毆打欺負,吃不抱睡不好照理來說應該暗傷不少才對,可是劉皓卻發現一點暗傷都沒有,身體經脈堅韌的嚇人,和他的經脈十分相似,雖然有一些地方不同,但是卻能學習劉皓的功法或者是修真法訣。

    黑玄這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對外族人極為排斥的人都能接受玄衣除了當年并肩作戰之外,何嘗不是因為玄衣的經脈和他們很相似,能學習他們的功法的原因也是很主要的一個原因。

    玄陰殺葵星這種獨特的體質并非這個世界獨有,而是隨機誕生的,越是獨特的生命,她們的體質也是和常人不同的。

    “紅衣不管是練武還是修道都是絕世奇才,甚至她什么都不修煉,只是純粹的將自己的玄陰殺氣完美控制,修煉到大圓滿的地步就已經是比主神都要略勝一籌的存在,實在是讓人羨慕。”

    劉皓終于明白為什么那么多人會羨慕那些天生資質高,天賦異稟的人了,他們注定是付出極少都能得到極多的人,相反其他人付出極多可能都未必能得到極少的人,這樣的反差想比羨慕嫉妒都不行。

    明顯紅衣顯然就是這類讓人嫉妒的人,屬于什么都不做,天生就能修成天仙的人,不需要功法,遲早有一天她自己都能摸索到控制玄陰殺氣的法門,就和當年的玄女一樣。

    這類人別說是在封神時代了,就算是在更加古老強大的洪荒時代也絕對是被人爭相搶奪的超級好苗子,沒人教導都能以極快的速度修成天仙,如果有人教導不是更恐怖?

    “我還以為美杜莎這種已經是絕世奇才了,短短時間領悟武道意志,現在看來紅衣這種才是真正的蓋世奇才。”劉皓不得不感嘆資質這(bjba)種東西有的時候真是比死人,看著紅衣,短短時間的相處已經對她有了深刻的了解,加上本來就有關于他的信息,劉皓甚至首次萌生一種收她為徒的你想法。

    就在劉皓沉思的時候紅衣已經穿上了劉皓早就幫她準備她血色衣裙,這是她人生第一件禮物,也是最寶貴的禮物,就算是其他她極為喜歡更別說她本身就喜歡這種顏色的衣裙,更是珍而重之的穿起來。

    “紅衣,你想學嗎?”劉皓很快就有了決定,身體緩緩的飄起來,掌心之中吞吐出一朵不滅之火。

    “嗯!”玄衣用力的點了點頭,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期盼。

    “好,從今天開始我教你。”玄陰殺葵星,尤其是紅衣這種比起玄女都要神秘的黑煞劉皓沒打算給她安排任何路子,反而是讓她自己選擇,她的天資完全決定了她能輕而易舉的自成一家,只需要很短時間就足夠了,加上劉皓的培養,史上最恐怖的玄陰殺葵星即將誕生了。

    可以說,劉皓培養過很多人,但是真正將一個人當成是自己徒弟去教導的目前也只有紅衣一個,也許以后也是只有一個。

    “我不要做你的徒弟。”紅衣好像想到了什么說道。

    “師徒名分之類的東西對我來說根本就是一張白紙,一種形式,不需要在意,就算你是我的弟子,我教導你東西,在你心中你也不一定非要認為我就是你的老師。

    在教導你的時候我才是你的老師,其他時間,我在你心中是什么,那么就是什么,不需要拘泥于這個地方,更何況是不是師徒根本不重要,師徒只不過是傳授武藝的一種紐帶罷了,并非是一種定型,你向我學習,不一定非要認我做老師才行的,你心中認為我是你什么人,那么我就是你的什么人。”

    劉皓當然知道紅衣這種小心思了,不過也不點破,他本身就是隨心所欲的人,只要不違背本心就可以了,師徒不師徒根本沒關系,這不過是一種形式罷了,心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沒必要在意師徒不師徒的望書閣首發最快。

    紅衣眼睛一亮,如果只是嘴上叫叫的話那么當然沒關系,她最怕的是從此關系就這么定型在師和徒之間,而且劉皓的話很對她的胃口,這讓本來極為抗拒劉皓做她老師的紅衣也沒話說了。

    嘴ba上我叫你是老師,但是我心里可不承認你是我的老師,而劉皓也是這么想,就是表面上我是你的老師,我在教導你東西,但是不代表在你心里就一定認我是你的老師,我在你心里是什么關系,什么人,那么我們之間就是什么關系,什么人了……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