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章 戀愛的腐朽味(3)

作者:姜小牙
    真的走了。

    白茶松一口氣,然后往后退了退,清清嗓子道,“你看你,我和葉樺什么事都沒有,你急什么?”

    這醋吃得也太猛了。

    “你說我急什么?”

    應景時反問,黑眸灼灼地盯著她。

    他的目光太深,仿佛著壓抑著狂風驟雨,白茶迎上去,心口莫名地疼了下。

    他揉皺手中的便利貼,將她拉進懷里,掌心按住她的腦袋。

    白茶被他抱著,走廊里安靜至極,半晌,她聽到他低沉的聲音在胸腔里響起,“白茶,你不明白,我不能不急了。”

    “……”

    “我浪費掉太久的時間,我怕你不在原地,我怕你被人領走了。”

    白茶垂下眼,目光黯了黯,低低地道,“真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這幾年,她從來沒在等,可是,她就是在原地打轉。

    有些事,不是她自愿,但就是那么做了。

    她就像被遺棄的小孩,哭過、生氣過、絕望過,可他一出現,她還是拒絕不了他遞過來的手。

    因為……她受過最好的溫柔,都是來自于他。

    應景時無聲地將她抱緊,她靠在他的懷里沒再說話。

    ……

    雨后的天空格外湛藍干凈,艷陽高照,錦華高中的籃球場又大又安靜。

    “砰。”

    萬程穿著運動服隨手將籃球投進網中,然后走到一旁,在凌宇身邊坐下來。

    凌宇抓著肩膀扭動身體,感慨地道,“在辦公室和實驗室泡久了,稍微打下籃球就廢。”

    “時哥怎么還不來?”

    萬程看一眼時間,然后愁腸滿肚地看向凌宇,“你說時哥講的那個我們一起來,們是誰呢?”

    他都想半天了都沒想透。

    “我都說我不知道了。”

    凌宇無奈。

    “你天天跟著時哥,你不知道?”萬程不滿地看向他,“時哥是不是交女朋友了,難道是小純熙?”

    “沒有,畢業后小純熙也和我們斷了聯系,時哥這幾年素得跟和尚一樣,別說女人了,就是他那張辦公桌,我請專家分析了下,原樹木都是公的。”凌宇站起來活動身體。

    “……”

    萬程無語了,擰開一瓶水喝。

    遠遠的,兩個相攜的身影朝這邊走來,凌宇最先看到,瞇起眼看著男人熟悉的身影,伸手推推萬程,“我現在視力不行,你看看,那是不是時哥,他怎么好像真帶了個女人?”

    “啊?”

    萬程愣了下,喝著水順他的視線望過去,就見到穿著一身白色運動服的應景時和白茶朝這邊走來。

    嘖。

    原來是茶姐。

    搞那么神秘,電話里都不說清楚。

    沒八卦了,萬程正要收回視線,忽地發現應景時是牽著白茶的手在往這邊走。

    兩人的手是握著的!

    還他媽是十指相扣!

    “噗——”

    萬程沒忍住,一口水噴出去老遠,“我他媽是眼睛瞎了嗎?”

    他這是看到了什么,他在哪?他是誰?這兩人又是誰?

    “說什么呢你?”凌宇莫名地看他一眼,又看向前面。

    應景時握著白茶的手越走越近,近到他們面前,就是近視八百度也看清楚了。

    凌宇終于明白萬程為什么發出那一句咆哮了,他站在那里,難以置信地看著兩人握在一起的手,驚恐地往后退了兩步,一屁股坐在長椅上,“這、這什么情況?”

    “……”

    白茶看著兩人呆若木雞的樣子,不知道為什么有些好笑。

    應景時握著她的手,淡定自若地道,“帶她去補了顆牙,來晚了,直接開始。”

    “……”

    萬程、凌宇一臉呆滯。

    應景時松開白茶的手,脫下身上的外套遞給她,“你在這坐會。”

    “哦。”白茶乖巧地抱過他的衣服,“要水嗎?我給你去買。”

    “不用,你坐著就行。”

    他抬起手在她頭頂揉了揉,聲線低沉磁性,“手機在口袋里,無聊就拿出來玩。”

    “好。”

    白茶微笑點頭。

    “……”

    一旁的吃瓜群眾滿臉撞鬼的表情。

    萬程瑟瑟發抖地靠近凌宇,“快,掐我一下……啊!”

    萬程慘叫起來,凌宇是真掐了,然后呆呆地看向他,“怎么樣,疼嗎?”

    “廢話!”

    萬程快被掐哭了。

    應景時彎腰撿起籃球,在指尖打了個轉,砸向他們,不耐煩地道,“廢話那么多,打球。”

    “……”

    大哥,現在誰還有心情打球啊!

    萬程撿起球看看白茶,又看看凌宇,然后默默地跟上應景時,三個男人站在球場上活動著身體。

    籃球放在場地上。

    應景時淡定如常,就好像牽了白茶的手不過是件很平常的事情。

    凌宇默默地靠近萬程,一邊高抬腿一邊小聲地道,“我是不是失憶了,白茶不是和葉樺在一起了么?”

    話落,只聽“砰”的一聲,凌宇被砸了個眼冒金星。

    “以后我不想聽到葉樺和白茶的名字放在一起。”

    應景時站在那里,冷冷地看他們一眼。

    這濃濃的醋意。

    “……”

    凌宇和萬程干眨著眼,懵得一塌糊涂。

    “我和白茶在一起了,就是這樣。”應景時靠近他們,從地上撿起籃球。

    就是這樣……而已?

    時哥,你們昨天才重逢的啊時哥!

    昨晚還是分桌吃飯的啊時哥!

    為什么今天就……

    凌宇和萬程一頭霧水地跟著應景時打起球來,想問又怕應景時拿球砸他們,打得心不在焉。

    白茶坐在長椅上,看著他們三個人在陽光下打球,高中的時候,這三個人也會一起打球,一晃好幾年過去了。

    她勾唇,淡淡一笑,目光追隨著那個最惹眼的身影。

    應景時情場得意,球場也沒失意,凌宇被欺負得最慘,怎么搶都搶不到球,就差倒在球場上了。

    白茶對籃球沒什么興趣,便從應景時的口袋里拿出他的手機,打開,只見屏保是矮幾上一杯飄著熱氣的茶,茶杯后面的背景是下著雨的縹緲竹林……

    美是挺美的,還帶著幾分禪意,不過怎么看都是老年人才會用的屏保。

    白茶笑,忽然意識過來。

    茶,指的是她么?

    她的心臟瞬間一陣悸動,而后便是難以收拾的甜在身體里游走,她抬眸望向正在扣籃的某人,“應景時,密碼多少啊?”21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