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言情小說 >> 第253章 給下馬威(書號:211947

第253章 給下馬威

作者:呂顏
    上京眾多家族在年前都會舉辦年會,嫡系旁系的人共聚一堂,這一年取得了哪些成績,又有哪些失敗的投資,家族小輩里誰表現突出值得重點培養,可以說每年的家族年會最為熱鬧。

    早上九點不到,賀家老宅前的馬路上已經停滿了豪車,只不過不同于往日的喧鬧和高興,每一個賀家人臉上都帶著凝重之色,步伐沉重的不像是參加年會更像是去追悼會。

    “沒想到家主還是一個癡情種子!竟然將賀家拱手相送!”可以容納一百多人的大廳里,此時,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人忍不住的說了一句,話語里是對賀啟東的不滿。

    “行了,家主的決定不容任何人置喙。”旁邊的男人繃著臉斥了一句,賀家上上下下縱然不滿又怎么樣?誰敢置喙家主的決定。

    四周的人對望一眼,都將復雜的情緒壓了下來,是啊,即使賀家易主了,可家主如今還在賀家,現在誰敢出頭必定會被殺雞儆猴!

    賀啟東掌控賀家多年,他溫和俊雅背后的冷血無情,讓在場的賀家人即使有一肚子的怨言也只能憋著。

    賀家中年一輩的眾人不由將目光看向端坐在第一排的老一輩。

    老一輩最大的就是三太爺了,賀啟東爺爺最小的弟弟,今年已經九十二歲了,但三太爺思維還很清楚,不少人都將希望寄托在三太爺身上。

    而賀啟東父親這一輩還有六人在座,嫡系兩人,旁系四人,幾位頭發花白的老一輩都端著茶杯在喝茶,平靜的似乎對賀家易主的消息無動于衷。

    相對老一輩們的平靜,賀家的年輕一輩則就炸鍋了,此刻,一群二三十歲的小輩們都站在回廊里,臉上是氣憤填膺的暴躁和惱火。

    “賀景元算個什么東西!我就認慎哥!”十七八歲的小年輕梗著脖子嚷嚷著,氣的臉紅脖子粗的,恨不能掄著拳頭將賀景元給揍一頓。

    “就是,慎哥這幾年的成績大家有目共睹,我爸說了有慎哥的帶領,我們賀家必定會更上一層樓!”一旁的人紛紛附和,言語里是對賀慎的信服、崇拜和敬畏。

    一個家族最怕的就是后繼無人,而賀家卻沒有這個擔憂,賀啟東這個家主精明睿智,而且才五十來歲,完全可以在家主位置上再坐二十年。

    賀慎身為賀家大少爺,自小就表現出異于常人的天賦,不但智商高能力強,而且性情溫和,尊敬長輩、照顧同輩的兄弟姐妹。

    當然,作為繼承人賀慎缺少了一股雷厲風行的果決凌厲,可他才二十三歲,這么年輕,只要家主再訓練調教幾年,賀慎一定是最優秀的繼承人。

    可誰能想到賀啟dōng tū然決定將賀家交給賀景元這個他們完全不熟悉的兒子,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賀景元卻要將賀家交給方棠一個外人,這讓賀家人集體炸鍋了,要不是賀啟東的強勢鎮壓,估計賀家早就鬧翻天了。

    “我聽說方棠今天也會來!”有消息靈通的紈绔小聲嘀咕了一句。

    “她都不是賀家人,憑什么來!”

    “就是,一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以為有袁老的庇護就敢得罪明二少,她自己想死別連累我們賀家!”

    “也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迷惑住了賀景元,讓他將賀家都不要了!說不定床上功夫特別好。”

    不管是賀景元還是方棠對賀家年輕一輩而言都是陌生的,更是他們共同的敵人。

    尤其方棠和明康結了仇,更讓賀家小輩們不滿和擔憂,賀家再強大,可他們也不會自大的認為賀家能和一品家族的明家硬碰硬,方棠這是要給賀家帶來滅頂之災!

    “即使是家主的命令,可我也只認慎哥!”最開始說話的年輕人堅決的表態,雙手憤怒的攥緊成了拳頭,惡狠狠的開口:“我倒要去看看賀景元賀方棠憑什么踏進賀家大門!”

    一呼百應之下,一群年輕人向著大門方向走了去,明擺著要給方棠和賀景元一個下馬威。

    而大廳里,賀家的長輩們自然知道小一輩的舉動。

    “不用管他們,年輕人就該有股子血性,不鬧出人命就行了。”賀家五爺爺瞇著眼擺擺手,看似混濁的眼中卻有著寒光一閃而過,賀家這艘大船可不是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輩能掌舵的!

    “五叔說得對,不打不相識,小一輩打打鬧鬧的感情就培養出來了。”旁邊的人附和的開口,卻也是借著小輩們的手去教訓方棠和賀景元,他們身為長輩不方便出手。

    常鋒開著車,方棠和蔣韶搴坐在后座上,此時距離賀家年會還有十五分鐘。

    賀景元原本沒打算過來,賀家他交給小棠了,這所謂的家族年會根本不需要他出面,不過蔣韶搴一個電話過去了,賀景元不得不放下手頭的研究,乖乖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此時,看著前方呼嘯而來的兩輛跑車,常鋒粗獷的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大少,下馬威來了。”

    方棠向著車窗外看了去,一輛紅色的法拉利,一輛悍馬,兩輛車的速度極快,而且是并排開在路中間,方棠這邊要不想迎頭撞上去,只能靠邊停車避讓。

    “小棠,坐穩了!”常鋒坐直了身體,腳下油門一踩,車速在瞬間飆升到了一百多碼。

    上京這些紈绔們都喜歡車,除了參加各種跑車俱樂部之外,有些玩得瘋的也去飆車,迎面而來的兩輛車原本是要逼停方棠的車,可他們沒想到對方不但不避讓,反而油門一踩開了過來。

    一眨眼的時間,車距在不斷的縮短,五百米……四百米……一百米……

    雖然是一百多碼的車速,可如果迎面撞上那絕對是車毀人亡!

    別說兩輛車里的司機,就連后面幾輛車里過來看熱鬧的紈绔們也都將心提了起來,這真的要撞上了!“這是瘋了嗎?”

    “不好,要撞上了!”

    “老六不要命了,快避開啊!”

    賀家的小輩們都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眼瞅著三輛車就要撞上了,但誰也沒有減速,誰也沒有避讓,當然,也有人心里暗自高興,如果真的車毀人亡了,那就什么事都解決了!

    電光火石的一瞬間,開跑車的紈绔臉色一白,猛地一打方向盤避讓開了,法拉利跑車沖著路牙撞了過去,常鋒開著車呼嘯的從中間穿梭而過的同時,車頭猛地一個右拐。

    靠右邊的悍馬被撞的失控,高速之下,悍馬開到了路基下,巨大的撞擊聲里,車子一個翻滾,四輪朝上的停了下來。

    常鋒踩著剎車將車速降了下來,“嘖嘖,這就是狹路相逢勇者勝!”

    車停可下來,方棠和蔣韶搴下了車,而幾輛跟過來的車子也紛紛急剎停了下來,一群紈绔直奔被撞翻的兩輛車而去。

    好在都是價格高昂的豪車,車子性能好,雖然車速快撞擊力度也大,不過安全氣囊都彈出來了,駕駛位兩個紈绔雖然傷的不輕,不過并沒有生命危險。

    “快將人抬出來。”

    “讓黃醫生先過來緊急處理一下,然后送醫院。”

    “小心,小心,腿被座位卡主了……”

    從副駕駛位置下來的賀景元冷眼看著被抬下車的兩個傷者,高冷的俊臉上勾起嘲諷的笑,“自食惡果!”

    “你!”正在抬人的的紈绔憤怒的瞪著賀景元。

    都是賀家小輩,大家平日里接觸的多,關系自然好,而賀景元于他們是完全陌生的人,更何況賀景元這高傲的姿態,足以激起眾怒。

    邋遢大叔關上車門,一手搭著賀景元的肩膀,嘖嘖兩聲的搖著頭,“沒有金剛鉆,別亂瓷器活,這不把自己折騰到醫院去了。”

    小平頭紈绔忍不住的沖上前來,雙手攥成了拳頭,“這里是賀家的地盤,輪不到你們來撒野!”

    雖然家里長輩一再告誡他不要和賀景元、方棠起沖突,畢竟要出頭也該是嫡系的賀慎和賀行,他們是無關緊要的旁系,靜觀其變就好。

    可一群年輕氣盛的紈绔怎么可能那么理智,此時同仇敵愾的怒視著賀景元,連同一旁的方棠也被遷怒了。

    就在此時,突然間,汽車呼嘯聲響起,卻見一輛紅色跑車突然發動了,然后向著方棠、蔣韶搴他們沖撞了過來。

    嗬!幾個紈绔都是一愣,他們雖然敵視賀景元賀方棠,但也不敢鬧出人命來,剛剛兩輛車也不過是要給方棠他們一個下馬威,將車子逼停下來。

    日后方棠和賀景元一旦接手賀家,今天他們這樣挑釁,日后必定會被報復,只不過一群氣憤填膺的紈绔顧不得那么多,但他們真沒想過將方棠和賀景元給怎么樣。

    蔣韶搴長臂攬過方棠的肩膀將人帶到了自己身后,狹長的鳳眸看著沖過來的車子,右手腕一動,一顆子彈沖著車輪胎飛射而去。

    咻一聲!輪胎被擊中的一瞬間,汽車立刻失控的向著一旁沖撞過來,最后哐當一聲撞擊到了停在路旁的汽車上才停了下來。

    “找死!”常鋒一掃吊兒郎當的姿態,冷著臉大步走了過去,剛剛這車根本沒有踩剎車。

    猛地用力打開被撞的變形的車門,常鋒將頭破血流的司機給拖了下來。

    “放開我。”鮮血順著額頭的傷口流淌下來,模糊了視線,司機只感覺頭痛欲裂,而衣領又被勒緊了,不能呼吸之下,司機用力的掙扎起來,“放開……”

    沒有理會還敢叫囂的司機,常鋒直接將人像拖死狗一般拖到了蔣韶搴面前,丟在地上后,看著踉蹌的要爬起來的司機,常鋒一腳冷酷無情的踹了過去,將人再次踢倒在地。

    “你們干什么?”回過神來的幾個紈绔憤怒的吼了一嗓子,趕忙沖了過來,定睛一看,佝僂著身體蜷縮在地上的人正是賀舫,賀家的旁系,賀舫的父親是賀家商場的總負責人。

    賀景元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直接一腳踩在賀舫的胸口上,冰冷的聲音冷傲的響起,“光天化日之下敢開車謀殺我,當總衛隊是吃素的嗎?”

    叫囂著要沖過來的幾個紈绔不由的一愣,他們在上京立足憑借的就是自己姓賀,可總衛隊卻是上京所有紈绔都不敢招惹的對象。

    之前賀景元回賀家老宅,起了沖突之后,賀家保鏢里曾有人趁機對賀景元下黑手,賀景元直接通知了總衛隊,最有嫌疑的賀夫人梅知秋都被帶走審問了,直到第二天才被賀啟東領了回來。

    那一次是因為沒有證據,所以梅知秋才能全身而退,但此刻,賀舫開車向著方棠他們這邊撞過來,而且根本沒踩剎車,這就是謀殺!總衛隊一旦出手,賀舫就是鐵板釘釘的謀殺未遂!

    小輩們鬧過分了,原本在大廳里坐著的老一輩眉頭一皺,也都趕了過來,畢竟自家的小輩也牽扯其中了,而且他們也要見一見方棠和賀景元,看看這兩個年輕人有什么特殊的,讓家主將賀家拱手奉上!16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