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邊境·燈塔·降臨(為盟主inoriyuzu加更,5/10)

作者:哇哦安度因
    浮空艇一路前行,李想偶爾看看頭頂天空外,更多時候注意力還是放在腳下的風景上。

    他們從0001號城市一路飛行,路過繁榮昌盛的超級編號城市,一望無際的廣袤平原,冰封千里的無盡雪山,灼熱炙烤的荒涼沙漠,屬于人類的土地并不多,大多人類也都聚集在編號城市中。

    極個別會生活在小型的村落聚集地,或是燈塔聳立的古代城鎮中。

    他看著腳下的風景變化,大約半天后,浮空艇終于接近了亞陸的邊境地帶。

    邊境之城一個個如同超大型的鋼鐵堡壘,虎踞在海岸線的一頭,建筑造型以及模式都和一般的編號城市截然不同,更側重于戰斗和防御。

    海岸線處的邊境之城外便是真正一望無際的死海。

    和前世那個含鹽量極高而得名的海洋不同,這一片海域是真真切切的死海,據說底下沉睡了無數在上次大戰存活下來的災厄,當然,目前為止從未爆發過一次。

    死海上終年迷霧繚繞,即便浮空艇處于高空區飛行,視線都有些受阻。

    死海的對岸便是災厄長城在亞陸的一部分,它將整塊大陸的邊界纏繞住,向上連接著歐陸,向下則是和非陸相接。

    災厄長城的附近沒有任何安全地帶,即便是那些守夜人的營地,也要提防著異種和災厄的襲擊,周邊都是所謂的重災區。

    王重月他們的浮空艇艦隊就隕落在這條災厄長城臨近死海的某個重災區內。

    看到浮空艇飛離了邊境城市,李想便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一直來到死海中央地帶,浮空艇下降到低空區進入迷霧,他腦海里的猜想被證實。

    亞陸燈塔玩家大學并非在邊境之城內,而是坐落在死海中央的某處島嶼上!

    一座長相和李想拿到的幽暗燈塔模型一模一樣的巨型燈塔聳立在島嶼正中央。

    它的高度直達低空區盡頭,散發著溫潤的黃白色光芒,光線所過之處,迷霧盡散。

    這座島嶼面積極大,至少李想完全看不到邊界。

    有那座燈塔的照耀指引,島嶼宛如白晝,仿佛一個保護罩將迷霧全部阻隔在了島嶼外。

    在島嶼的其他各個地方,還有十幾座大小不一,亮度不同,造型迥異的各類燈塔。

    全部散發著光芒,沒有一座是黯淡的。

    李想的機械透視能力可以清晰看到燈塔內部的復雜構造,比他在外面見過的任何一座都繁奧,卻動力十足的運作著。

    堪稱鬼斧神工。

    天空除了一些懸浮的超級建筑外,還有那種內部懸浮的金屬軌道,一輛輛縮小版的蒸汽列車行駛其上,穿梭在島嶼的各個地帶。

    “這里就是亞陸燈塔玩家大學的地界,整個島嶼的面積堪比一座普通級的編號城市,四大學院分別占據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中央是教務區,供教職工人員居住,一些重要建筑也坐落在這。”

    希絲特莉亞走來,跟他簡單介紹了一番,具體的等李想進入大學自然會有專人負責帶他了解。

    李想嘖嘖稱奇,前世因為種種原因他沒能進入大學學習,對這種世界上最高等學府充滿了憧憬和期待,亞陸燈塔玩家大學充分滿足了他的好奇心,各方面都讓他無比滿意。

    除了是在死海中這一點外。

    浮空艇跟隨燈塔的指示緩緩停靠在一座超級建筑頂部的停機坪上,希絲特莉亞幫他收拾好所有行李,將他推出了艙門。

    “去,我就不過去了。”希絲特莉亞的任務就是將李想安全送到這里,她在他這里耽擱了太多時間,一名3級玩家的時間有多寶貴眾所周知。

    李想感激的一笑,拎起黑箱和行李便跳到了平臺上。

    咸腥的海風吹拂在臉上,燈塔的光芒照射下,他感覺自己全身都暖洋洋的,狀態瞬間來到巔峰,而且有略微的成長。

    這應該就是【燈塔之火】的祝福效果了。

    停機坪處,招生辦的人沖他招手,坐在位置上的中年婦女身穿黑色的法師斗篷,兩邊的一男一女年紀比他大不了多少,男的身上是宛如中世紀騎士盔甲的裝束,不過樣式更新奇,花式更華麗,胸口是一塊盾的印記;女的則是深黑色緊身衣,完美勾勒出火爆的身材,高聳的胸口上是一把劍的印記。

    這套緊身衣和一般的夜行衣也不一樣,仔細看會找到不少蒸汽和機械的元素,非要說,更像是次世代的科技風緊身衣,不用猜也知道這套緊身衣能完美發揮出身體各個部位和小肌肉的全部功效。

    “喲,這次的新人素質都不錯嘛。”女人的嗓音很清淡,說話間姣好的身姿微微顫動著,李想這才注意到她臉上還有遮擋住面容的黑色面紗。

    “好高......”李想走近才發現男人有接近兩米高,而女人也至少一米八,比起來,現在才一米七多些的他確實是個矮子。

    “你們燈塔學院的新生,李想。”坐著的中年婦女冷聲說著,將一張表格抽出來鋪在桌上,隨后露出一絲驚詫的表情,“嗯?他的入學表上還寫著棋盤學院?”

    “咦,真的啊。”女人接過入學表仔細打量了下,“招生辦的學弟學妹現在工作那么敷衍么?同時入學燈塔學院和棋盤學院是怎么回事?”

    “不是錯誤,是事實。”男人甕聲道,點了點入學表下方的印章,“副校長的印章,沒人可以復制。”

    “咝......”女人吐了吐石頭,好奇地打量了一番李想,又沖他招手示意他走到自己身側,“小學弟,你知道這件事么?”

    李想搖了搖頭,他并不知道自己同時入學了燈塔學院和棋盤學院,不過理由倒是能猜到,大概是因為他出眾的機械天賦。

    “反正你們自己去弄,我不管。”中年婦女將入學表塞回了文件夾里,“你們可以帶他離開了,下一名學生估計快到了。”

    “學弟歸你,學妹給我。”男人甕聲說了一句,繼續看向高空。

    女人嘻嘻一笑,接過李想的行李拉起他朝著樓梯口走去,李想那堆沉重的行李在她手里就和玩具一樣輕巧,讓他不禁咂舌。

    “好啦,別看了,學姐帶你逛逛。”

    兩人前腳剛走,后腳就又有一艘浮空艇降落了下來。

    伊勢靜子從浮空艇里跳出,那一身忍者裝扮讓盔甲男人愣了下。24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