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屋中戲(三)

作者:隨良
    “不過,想要把這樣一幅巨幅畫作取下來,也不是一個省事的工作吧。”何涼琢磨道。

    “要不就別拿下來了吧。”夏澤軒說:“我估計也是什么都沒有。”

    “有人打著光,從兩邊一起抬下來就行了。”范蘭茵出主意道。

    “那,你們三個女生打光,我和夏澤軒試試看。”何涼說。

    幾人一拍即合,配合得也算默契。

    簡修瑾三人站在前中后三個位置,將畫作照得很亮。

    何涼和夏澤軒一人站在一角,說著“一二三”便把那畫抬起來。

    將畫作放在客廳地板上之后,三個女生不停地找尋墻上的痕跡。

    “沒有......”簡修瑾嘆了口氣。

    “不過也不算稀奇。”夏澤軒好像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一般線索都不會在第一個場景的。”

    “如果都按游戲的思路來看,這個應該請教一下簡修瑾吧。”何涼把目光移向簡修瑾。

    “我?”簡修瑾傻傻地回應道,“我只會玩一玩簡單的手機游戲......太高級的我玩不來。”

    “憑你的感覺嘛。”何涼想讓每個人都參與到游戲之中。

    “那邊是廚房......”簡修瑾將手指搭在下巴說:“電話里那個女人說的沸騰冒泡的聲音,或許是燒開水的聲音呢?”

    “這才真是會玩游戲的人啊。”夏澤軒一語驚醒,“我都忘了這茬了。”

    “簡修瑾姐姐一直都很厲害的。”范蘭茵夸道,“只是不想搶你們風頭罷了。”

    “得得得,咱們這商業互吹的節目算是告一段落了好不好?”夏澤軒拉著臉,表情嚴肅地說,“再這樣下去就可以端杯茶嘮嗑了。”

    “走吧,旁邊就是廚房。”何涼轉身走向廚房的方向。

    廚房緊挨著客廳,而且整個廚房的占地面積挺大的,里面的廚具也是一應俱全。

    洗碗池里,擺放著雜七雜八的餐具,有碗碟、筷子、刀子和叉子。刀子上還有一抹紅色的痕跡。

    何涼好奇地將那柄刀拾起,是有分量的銀質刀具,并非粗制濫造的道具。

    湊到鼻子前聞一聞,“草莓果醬。”何涼說,“剛放上去不久的。”

    “應該是工作人員抹的吧。”夏澤軒也拿起那刀來,“不過這感覺真不錯啊,這錢真是沒白花。”

    何涼試圖將眼前所見的物品都摸透,像是小冰柜、微波爐、電飯煲等物品都被他翻了個遍。

    只有冰柜里放著一瓶牛奶。

    “這是什么啊......”

    正當何涼想要把玩那瓶奶的時候,范蘭茵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何涼將那瓶奶放回冰柜里,走到范蘭茵身邊。

    桌子上有一張紙,上面有番茄醬畫的一個笑臉。

    “這是血嗎?”白香瑤嚇得向后退了一步。

    “應該是番茄醬。”何涼拿起紙來,是廚房專用的紙張。

    紙張很厚,畫上的番茄醬也沒有完全滲透過去。

    “和剛剛那把刀一樣。”夏澤軒說,“應該是惡作劇吧。”

    “看起來就像是小孩子做的。”

    “不是說這家人有兩個孩子嗎,一個男孩一個女孩。男孩死了,當然就是小女孩干的咯。”

    “可是餐具上只有刀尖上有,這是為什么?”

    “就只涂在了刀尖唄。”

    “我的意思是,那么多混亂的餐具里,有一把沾有番茄醬的刀,為什么其他餐具都沒有被沾上。”

    “可能是......精妙的惡作劇。”

    “我倒覺得這是個提示。”何涼猜測道,“刀......笑臉......這之中應該有什么聯系。”

    “刀和笑臉......”幾個女生也嘗試去推測可能的聯系。

    “會不會是v啊。”夏澤軒冒出一句。

    “v?”何涼重復一聲。

    “‘v字仇殺隊’啊,你沒看過?”夏澤軒說,“主角就是戴著笑臉面具,還會耍刀的人。”

    “你說電影的名字就知道了。”

    “還有可能是‘死寂’,‘鬼娃’,小丑......”夏澤軒自顧自地說著這些電影的名字,惹得范蘭茵反感地制止他。

    “你別突然說這些令人生厭的恐怖片好不好。”范蘭茵說。

    “可是刀和笑臉,再加上這樣的環境,很容易讓人想到這個啊。”夏澤軒說,“不然你能想到什么。”

    若是讓何涼自己來想,這兩樣東西可能是隱晦地表達了某種含義。

    刀和笑臉是個對立面,一個是鋒利的刀具,另一個是令人暖心的笑臉。如果是想表達“矛盾”的概念,大概就會用這種方式體現。

    “再去看看別的線索吧。”何涼說。

    從廚房這個空間里,可以找出來的物品寥寥無幾,大多數都是餐具和廚具。

    只是令何涼覺得奇怪的是,作為廚房,這里的東西算是齊全了。可是櫥柜里卻找不到一樣東西,“菜品”。

    既然這間鬼屋能考慮到銀質刀具和番茄醬的細節,自然不會放過這一點,可是這個廚房相對來說太過“干凈”。

    何涼看到冰箱門上貼了一張便簽,他取下仔細讀起來。

    “起床記得買些蔬菜。”后面跟了一個笑臉。

    那時何涼才察覺出來哪里不對勁。

    從固定電話開始,固定電話附近有灰塵,并且機身發白,這些都是“許久沒人打掃”的表現。可是從廚房里新鮮的牛奶,剛涂抹上去的番茄醬來看,這好像是在提醒他們——這間屋子里還有人在住。

    也就是說,與此同時,有某個工作人員在某個角落等候著游戲者,也就是何涼等人的造訪。

    何涼想到這里,感覺到有一絲寒意從背上爬到肩部。

    何涼似乎把這間鬼屋很放在心上,他覺得這里就是真實的,并不是捏造出來的景象。

    又或者說,這家店的經營者很好地拿捏了游戲者的內心。

    如何制造沉浸感?那就把虛假的都變成真實的,從故事背景到道具,再到氛圍,無一不是“現實”中的場景。

    可是何涼不想把這個訊息過早地告訴其他幾人,這樣無非是給這個“游戲”增加過多的恐怖感。

    “喂。”夏澤軒拍了何涼的肩膀,“發什么愣呢?”

    “啊......你看這個。”何涼把紙條遞給夏澤軒,“這好像是給某人的留言。”

    夏澤軒聽了何涼的引導,沒有往其他的方向想。

    “起床買蔬菜?”夏澤軒讀了一遍,“這是那女人留的言?”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