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108、108(書號:219133

108、108

作者:小孩愛吃糖
    喬嵐發了挺久的呆。

    難過是有的,生氣也是有的,不過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了。

    甚至連失望都沒有。

    喬嵐想了好半天為什么甚至會連失望也沒有,想了好半天后喬嵐發現,對于郯墨,有些情緒她天生就不會有。

    她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想郯墨為什么要騙她,為什么單單只騙她,她其實可以找郯墨直接質問他的,可喬嵐只要想一想那個場景就放棄。

    她舍不得。

    舍不得郯墨在被她質問的時候明明慌張無措卻假裝鎮定的樣子,更舍不得他因為自己的情緒而胡思亂想心情更加糟糕。

    她分明只想讓他開心幸福的。

    其實這里邊的原因,也根本不難去猜,在其他人面前能保持最原始最真實的樣子,卻在她面前裝成另外一幅模樣,歸根到底,也不過在意罷了。

    因為不在意其他人,不曾在意他們的看法和他們心中所想,所以不需要掩飾,就算被他們厭棄討厭,他根本不會在意;但因為在意她,所以總是壓抑自己將有些最真實的東西藏起來,假裝出一副他自以為她會喜歡的模樣。

    是的,他自以為喬嵐會喜歡的。

    比如隱藏自己可怕的占有欲,而在她的面前裝得云淡風輕;又比如不想她多想,裝成毫無陰霾開開心心的模樣。

    喬嵐喜歡這樣的郯墨嗎?

    不喜歡。

    那些在其他人看來“怪異”,“有病”的行為,喬嵐從來沒有在意過,她心疼他悲慘的過去,憐惜他因為與旁人不同而生來的自卑。

    從郯墨最落魄的時候與他相識,所以喬嵐見過他最灰暗的一面;一千多個日日夜夜與他相知,所以喬嵐喜歡的是他最原本最真實的一面。

    從一開始喜歡上郯墨的時候,他就是與眾不同的一個,那時候他還是有亞斯伯格癥,甚至還站不起來,喜怒無常疑神疑鬼,有時候根本沒辦法溝通,可喬嵐就是喜歡他,越來越喜歡。

    郯墨這個名字,早已經被刻進了血肉之中,他的好他的不好,她都會全數接受,這要這一切是真的。

    所以為什么郯墨會認為他偽裝出來的這個完美的樣子,才會讓她更喜歡呢?

    因為這是喬嵐希望的。

    郯墨不在其他人面前偽裝,是因為他不在乎,可是他卻依舊留在學校,依舊維持著一個正常人的樣子,所有的原因全是因為喬嵐在乎。

    因為她讓他住校,讓他接觸同學,讓他認識朋友,讓他做一個所謂的“正常人”,因為她這些自作聰明的主張,所以郯墨認為她希望他變成那個完美的樣子。

    他想變成她更喜歡的模樣,這樣就能永遠將她留在身邊。

    你早就知道他有亞斯伯格癥不是嗎,你也早就知道這個病永遠不可能痊愈不是嗎,那為什么還要逼著他去改變。直到現在,喬嵐這才發現自己走進了一個誤區,她想讓其他人也喜歡郯墨認同郯墨,她想讓那些人知道他有優秀,可她卻用錯了方式,而錯的更離譜的,是這根本不是郯墨想要的。

    郯墨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所有罪惡的源頭,只不過是她而已。

    所有源頭理清楚的那一剎那,喬嵐心口疼得有些呼吸困難。

    喬嵐,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喬嵐拿出手機點開郯墨的微信框,大抵是想說些什么,但看到上邊的聊天記錄,又索性翻上去看看。

    翻著翻著,喬嵐的手頓住了。

    這周三,也就是九號那天,謝弘毅說就是那天之后郯墨整個人變得很容易生氣,原來原因這么顯而易見。

    那天她和郯墨正好聊了很多,而且是文字消息,他們一直在討論怎么給郯墨過一個完美的十八歲生日,而之后因為她接到了群里的消息,將自己十八號要去社團聚會的事情告訴郯墨后,郯墨那邊沉默了好半天。

    將近有十幾分鐘的空白,之后郯墨才回信說自己剛剛和舍友在討論問題所以耽擱了一會兒,并讓她在十八號那天好好玩。

    這么明顯的不對勁,為什么當時她卻沒有發現?

    而之后郯墨一句簡單的解釋,還有那句“讓她好好玩”,她居然就真的信了,如果是以前喬嵐絕對可以發現。

    是郯墨演戲的本事越來越厲害,還是她變得遲鈍了?

    兩者皆有吧,但也許后者的原因更多一些。

    她模模糊糊的想起幾天前的晚上,在和郯墨接吻的時候,那一刻她才意識到原來他們已經很久沒有接過吻,現在再想,她已經有多久沒有和高中一樣每天習慣性的對著他說我好喜歡你。

    她確實變遲鈍了,而郯墨卻是那樣敏感的一個人。

    負責社團活動的學姐,收到了喬嵐的微信,喬嵐說很抱歉,但是沒有辦法那天聚餐她有事去不來了。

    社團吃飯又不是正式社團工作,不來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是喬嵐吧

    畢竟這種校花級別的美女,還是很能調動大家的積極性的,雖然都知道人家有男朋友。

    所以學姐試圖勸一勸喬嵐,但喬嵐直言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實在去不了。

    好吧,都這樣了學姐也沒有辦法,又和喬嵐說了幾句話后這才轉頭去和季宿說,說之前確定好的人數有變動,有個學妹來不了了。

    這種事情其實不用和季宿說,但季宿這次幾乎等于請客了,所以裴北嘉還是和季宿說了一下。

    季宿那邊過了聽長一會兒才回信,[哪個]

    [喬嵐],裴北嘉說,還怕季宿不知道是誰又形容了一下,[就那個特漂亮的學妹]

    季宿這回倒是回的快了,

    [原因]

    [沒說,就說了有事來不了]

    [去問清楚]

    裴北嘉盯著這行字,愣了好半天。

    社團一起吃飯而已,人家都說了有事,又不是和老師請假還要追根到底的問那么清楚,本來就是想來就來不想來就不來的事情,以前社團都一起吃過多少次飯了,也沒見季宿要問清楚其他人不來的原因啊。

    如果是其他人,大抵聽了季宿的話也就乖乖去問了,可裴北嘉不是,以她對季宿的了解,這又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

    上一次不正常還是季宿莫名其妙拉著她去一起看新生面試,這次又讓她問清楚人家小姑娘為什么不來。

    兩者一聯系,裴北嘉神色微微一變,躊躇片刻后才發消息給季宿。

    [你看上這個小學妹了?]

    季宿敢在她面前表現出這些不正常,就沒指望瞞著裴北嘉,如今裴北嘉終于問了,季宿倒是回答的干脆,是這樣沒錯。

    裴北嘉沉默片刻后打字,[人家有男朋友,季宿我不信你不知道。]

    [知道],季宿道,[我這不是把羅曼弄了進來。]

    裴北嘉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喬嵐有男朋友和羅曼有什么關系,等全部想通后,陡然間出了一身冷汗。

    季宿當然知道喬嵐有男朋友,不但有而且還是一個異常優秀的男生,之前也有學長對喬嵐表示過好感,所以喬嵐見誰都直言自己有男朋友,并疏遠了那些對她有想法的男生。

    所以季宿才把羅曼弄進了心理社。

    只要不太過區別對待,誰都不會發現他對喬嵐的心思,如果不是季宿故意讓她知道,她也根本想不到這一層面。

    所有人都發現不了,那喬嵐自然也不會發現,喬嵐不會發現,那也就不會疏遠。

    裴北嘉覺得自己的手有些抖,她一個一個的打字,[季宿,別像個瘋子一樣,行嗎?]

    [何必這么激動],季宿倒是自在,[暫時我還沒想做什么。]

    裴北嘉看著這人氣定心神的樣子,實在有些氣不打一處來,[季宿,我勸你還是別這么自信,人家郯墨半點不輸你,小心哪天陰溝里翻了船。]

    她其實還有更過分的話想說,她想說我現在覺得你和你的父母一樣也像個有精神病的瘋子,可話到嘴邊到底還是沒說出來。

    戳人傷疤這種事,她還是做不出來。

    而另一邊的喬嵐,回絕了學姐后,重新計劃了一下這個周末。

    多出了一天的時間,喬嵐瞬間感覺時間寬裕了,后知后覺的發現,比起周末和郯墨一起出去玩,和校友們一起去吃飯真的一點吸引力也沒有。

    玩什么呢?

    喬嵐打開上次備忘錄里保存的約會圣地,恐怖屋,想去,游樂園,也想去,海洋館,好吧,還是想去。

    想去那就都去!

    兩天時間呢,能去好幾個地方了。

    喬嵐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查這些地方什么時候客流量最大,避開人最多的時間,終于整理出來了一份約會計劃。

    喬嵐滿意的將計劃來回看了兩遍后,等下午兩人吃完晚飯后,喬嵐噌的一下將自己的小本本掏出來。

    郯墨看了喬嵐一眼,接過了小本子。

    雖然喬嵐沒說這是什么,但郯墨還是能看出來,郯墨盯著周六下午六點那個時段看了好半天,“不是說要聚餐么?”

    郯墨發誓,他已經盡量控制住了語調,好讓自己看起來沒有太高興。

    “我想了想,和一群不大熟悉的人坐在一起聚餐,哪里有和男朋友一起約會有意思。”

    郯墨這回想忍都忍不住了,沒人知道他在喪了這么多天后,聽到這句話有多歡喜。

    喬嵐看著郯墨唇邊的笑意,伸手捏了捏郯墨俊俏的臉蛋。

    早就該這樣了,開心就笑不開心就不笑,這樣真實又滿心只有她的少年,真的讓她太喜歡了。

    作者有話要說:明天的內容,我覺得大家可以期待一下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