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軍事小說 >> 第689章 殺之!(書號:222286

第689章 殺之!

作者:揚鑣
    李牧一怔,旋即釋然的笑了,他這一路上都在猜測,李世民會用什么方法要了他的命。如今看到了,也算是一塊石頭落了地。他在殺鞠氏一族的時候,便想到了后果,但他當時不得不殺。只有鞠氏一族全死絕,才不會有人想要擁立復辟。對于大唐來說,這是最穩定的辦法,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雖然很殘忍,但總有人要去做,他寧愿為大唐當這個罪人。

    他只是沒有想到,李世民真的會用這種方式來對付他。他不會看不透,這是必須之法,可他卻以功為罪——李牧只覺心冷,看向李世民的目光,也變得漠然了。

    李世民此時完全不知發生了什么,眼前這個人,他根本就不認識,也從來沒有見過。他還沒有決定要不要殺李牧,分其quán bǐng,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至于殺人的借口——他是皇帝,李牧又是個不消停的人,想要找茬不是太多了么?他真的犯不著用這等下作的手段。

    在他發愣的工夫,禁衛已經把人綁了起來,但他兀自還在叫喊:“我乃高昌丞相鞠和,這就是大唐的待客之道嗎?諸位使節,請聽我一言——”

    高公公尖聲道:“還不把他拉下去?”

    禁衛伸手去捂鞠和的嘴,鞠和張口便咬,急促道:“諸位使節看到了,大唐皇帝陛下,口口聲聲說夷狄如一,但卻是一個敢做不敢當的虛偽小人!這樣的人,也配稱天可汗嗎?可笑!可笑!”

    “快拉走!”高公公急了,自己沖了過來。李世民面紅耳赤,想張口,但看了看李牧,還是抿嘴忍了下來。

    “慢!”

    突然出現一聲喝,壓住了所有聲音。高公公震驚地看向李牧,道:“縣公,你這是……”

    李牧笑了笑,走到鞠和跟前,揮揮手,讓禁衛躲開,親手把捆他的繩子解開了。

    鞠和看著李牧,目眥欲裂,但他知道,自己一旦動手,立刻就會死在禁衛刀下,他還沒有傾訴冤情,可就真的枉死了。鞠和強忍住跟李牧同歸于盡的心,撲通跪在地上,高聲道:“大唐皇帝陛下,請原諒亡國之人口不擇言。實在是有天大的冤情,請大唐皇帝陛下傾聽。李牧此賊,到了高昌之后,變詐稱高昌與西突厥勾連,傳召我王鞠文泰,我王懼怕不敢從,緊閉城門并派出使節,使節被他斬殺,消息不得通。我王又委托客商,想帶消息到長安與皇帝陛下知曉,卻被他盤查出來,客商因此慘死。大軍兵臨城下,高昌國小民寡,怎能抵御?我王為城中百姓計,不帶一人至大唐軍營,當日便慘死于營中。王子城墻繼位,不得已悲憤宣戰——”

    鞠和說到這兒,已經泣不成聲:“可憐高昌,僅有數千之兵,當夜便被破城——兩軍交戰,這本也是無可厚非。可誰曾想到,在新王自裁請罪之后,喪心病狂的李牧竟然下令tú shā城中百姓,前后六千余,無論男女,不分老少,盡皆慘死,街道之上,血流成河,尸腐生瘟,他又下令把尸體運到王宮,連同王宮一起,焚燒殆盡——”

    “可憐先王,年前才不遠萬里奔赴長安,覲見皇帝陛下。陛下也曾親之勉之,還敕封王后為公主。高昌仰慕天朝已久,王上也未有一日背心離德。卻因此賊,數千百姓慘死,高昌一夜傾覆。后來,我才得知,他攻滅高昌之緣由,乃是為了他的岳父!如今他的岳父,原張家寨馬賊,后張家集市令張勛,已成高昌新王矣。高昌冤啊!百姓冤啊!大唐皇帝陛下,您貴為天可汗,請為您的子民做主!若您不聞不問,豈不讓眾國齒冷離心?如此,何以擔得起天下共主之名?”

    “大唐皇帝陛下!”鞠和以頭杵地,磕得血肉模糊,其情狀,令人不忍。

    使節們看到這樣一幕,也都嘀咕了起來。鞠和猜測人心的本事不凡,他算準了這些使節們的想法,也算準了李世民投鼠忌器之處。

    李世民看著鞠和,心中翻江倒海。他知道,如果他想殺李牧,這是最好的機會,天下人非但不會說他枉殺功臣,還會贊揚他大義滅親之德行。可是如此,李牧的名聲將會變得惡臭不堪,生前榮耀半點不存,死后史書之上,必然會記載此事,說他是一個殺良冒功,徇私枉法,心狠手辣之人,此后萬世,將遺臭萬年。

    李世民雖恨李牧,卻也沒恨到這種程度。說到底,他也是個明君,而非昏君。恨之所在,乃是私事。為了私事而讓李牧蒙受這不白之冤,這種事情,他做不出來。

    可是如今的情況,雖然他知道真相,但面對的諸國使節,他怎么說?難道說,朕就要庇護此人?若如此做了,那個遺臭萬年的人就是他了。

    李世民看向李牧,見他神色淡然,心中一動。李牧素來智計百出,他既然做了,應當留有后手才對,否則怎會一點慌亂不見?李世民想到這兒,便如從前一樣,把皮球踢給了李牧,道:“愛卿,此人所言,可是事實?”

    李世民本意是讓李牧否認,但此情景下,李牧卻把這句話當成了揮砍向自己的刀,他心寒已到了極致,想到白巧巧和李知恩如今還在宮里,若自己否認,她們必遭殘害。既已成死局,不如就灑脫一些,讓李世民殺了自己,或可保全家人。

    李牧灑然一笑了,道:“你說我殺了人,我就殺了人啊?證據何在?證人何在?”

    “你還敢抵賴!”鞠和目眥欲裂,叫道:“有四個百姓,隨我一同逃出煉獄,他們也在旁邊,可為我作證!”

    隨鞠和一同逃出的四個高昌兵一起奔出來,跪在地上,高聲道:“大唐皇帝陛下,我們可以為丞相做主!”

    李世民沒有回應,而是看向李牧,等著他的說辭。

    李牧見李世民看過來,更加確信心中所想。他長呼了一口氣,道:“真是沒有想到啊,還有五個漏網之魚——看來我的事情,還是沒有做好啊!”

    倉啷!

    尚方寶劍出鞘,光芒一閃,鮮血飚飛,鞠和人頭落地翻滾,至死仍舊一副震驚的表情!

    所有人都驚呆了!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