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你特么看我干什么!

作者:焰火璀璨
    不,否定的意思,一個不受歡迎的字眼,任何一個字跟組合在一起,都顯得那么不招人喜歡。→?八→.?八**讀??書,.↓≥

    比如,不過……

    萬事萬物,最怕的就是‘不過’兩個字,這兩字之后,跟著的永遠是你不愛聽的話。

    徐弘基嘴角微微一抽,‘不過’這兩個字,從來都是他對別人說的,今天,被人給不過了,實在是……好,這話還必須要聽著.

    “請說。”

    “這次來見國公爺,因為一些原因,所以必須要隱蔽行事。”男子淡淡掃了一眼魏國公,繼續說道:“可貴府的侍衛,實在有些過于勢利眼了,給在下眼色到無所謂,但,在下是代表著我家主上過來的,所以,不是我睚眥必報,這口氣,在下要爭回來。”

    男子說的倒是平淡,可聽在魏國公耳朵里卻不是這樣,媽的,你這而不叫睚眥必報,你這叫小肚雞腸!

    “竟然有這種事,哼,這些人越來越放肆了,竟然敗壞我魏國公府家風,此事,決不能輕饒,定要藉此機會整頓下家風。”魏國公的怒氣到不是裝的,一來這人丟的有些遠,再者,平白因為幾個下人得罪了這種小肚雞腸之輩,實在不值得。

    鬼特么知道這廝會不會回去搬弄是非!

    “那邊多謝國公爺了,在下再多句嘴,這天下,跟以前不一樣了,有些東西要改,也不得不改。”

    “哦!”魏國公來了興緻,看了看身邊的兒子一眼,繼續問道:“說說,常年在這南京城里啊,消息變得有些蔽塞了,想聽點真話都難。”

    “嗯,這么說,曾經在南邊,世家豪門的家仆一類確實囂張跋扈,但,這幾年卻有變化,第一,漢人不準許mài shēn為奴,曾經的所有mài shēn契一律作廢,我工作,你給錢,有上下關係,卻再非主仆,不可隨意打罵,更不可以隨便殺人。”

    “這……這不是要翻了天嗎,如此一來,那些下人還不是要上天,再說了,憑什么花錢買來的奴仆卻要被作廢!”徐文爵第一個就不干了,若是按照這個說法,魏國公府千把人,等雩都要變成自由人,而他堂堂的小公爺,竟然不能對那些賤種隨意打罵了,這簡直是,倫理綱常何在!

    憑什么?就憑這規矩是主上定下的!

    那男子眉頭一挑,卻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瞟了一眼徐文爵,單單這一句話就看出這位小公爺的水平了,用主上的話說,這就是shǎ bī中二青年,需要好好毒打他一通,才能讓他明白事事險惡,生活艱辛。〖∈八〖∈八〖∈讀〖∈書,.2∞3.↓o

    魏國公輕咳一聲,惡狠狠一眼制止了徐文爵后面的話,“多謝指教了,還有其他的嗎?”

    “第二,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當然,這話說了千八百年了,但,目前在南邊實行的算是最好的了,另外,南邊即便是百姓也是有錢的,雖然弩機很貴,但只要捨得,還是能買得起的。”說著,眼神還不經意地瞄了徐文爵一眼。

    你特么看我干什么!

    徐文爵急了!

    我特么為什么看你,你心里沒點b樹嗎?

    魏國公揉了揉腦門子,髮際線越來越高了,我太難了。

    自從拿下廣西并迫使朝廷給齊弘量封侯之后,王軒越發的不把朝廷放在眼里了,很多律法的改革,完全不在意朝廷的感受。

    這種改革,倒是對底層百姓的一種解放,但,真正處于上層社會的權利者,卻并不能接受自己的權利被剝奪。

    當然,這些所謂的社會上層權力者,也只是他們自己認為的,至少在王軒眼里,世界上只有兩種人有特權。

    一:那個叫王軒的,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卓爾不群,劍眉星目,品貌非凡的像焰火一樣的男子。

    二:死人!

    吩咐管家安頓好那男子,魏國公才有些心累地看著兒子徐文爵,不能再等了。

    從父親那有些憐憫的眼神中,徐文爵也感覺有些不好的事情要發生,語氣立刻便的輕柔,“父親大人有什么吩咐?”

    “準備準備,到時候跟我一起去倭國。”

    呼~偷偷鬆了一口氣,還以為什么事那,轉念一想也挺好,他還沒去過那地方那,也不知道什么樣子,想到這里,略帶幾分興奮地說道:“好的父親。”

    “嗯,等到時候,你就改名去王軒麾下做事,我會給你求情的。”

    什么!?

    徐文爵整個人都呆了,他堂堂的小公爺,要去一個反賊手下做事?開什么玩笑!

    不對,什么叫給我求情?

    好似是看出來兒子的不解,魏國公繼續說道:“他那邊要求比較嚴格,從來沒有人犯兩次以上同樣的錯誤。”

    “怎么可能,那犯了又如何?”

    “那些人,都死了。”

    “……”徐文爵,“父親,我不去行不行。”

    “你的時間不多了,聽說王軒那邊有名醫,我會給你要個弟弟!”

    你要是早這么說,我不就明白了!

    半個月后,船隊再次出發,除了從倭國來的那艘2000噸的大船,隨行的還有魏國公這些年積攢下來的船,當然,就是小了一些。

    這次隨行帶了并沒帶太多物資,根據王軒派來的那使者說,大部分東西,倭國有,剩余一些,與其他們自己帶,還不如找南邊的商人買,便宜好用。

    船隊帶了足足一萬人,從長江出來后,先朝北航行,有再次轉向東方,直奔朝鮮的濟州島,在濟州島做短暫修整后,才到達倭國九州島。

    事實上,若是沒有王軒的船做領航,以大明目前的航海技術,這個季節是不可能去倭國的,若是單說直線距離,其實只需要半個月不到便能達到日本,可實際上,過去都是靠著固定時節的季風和洋流做導航,才能往來,所以每年只有兩個來回。

    這一來一回足足兩個月過去了,此時,整個九州島已經全部刬平,島上再無任何反抗勢力,由軍艦守衛海峽,也不怕德川幕府收到消息之后fǎn gōng。

    而這段時間王軒也沒閑著,其他三個船隊已經陸續返回,雖然是第一次到倭國做貿易,但規模巨大,貨物充足,大部分又是生活必需品,確實收到各地大名的熱烈歡迎。

    在交易之后,各地大名都紛紛派了大量武士,深更半夜,穿著夜行衣,從四面八方,攜帶著武士刀,悄悄地到營地之中拜訪。

    當夜,營地內護衛人員進行了盛大的接待儀式,在幾十團忽然燃起的篝火照耀下,雙方召開了盛大的篝火晚會。

    王軒方在這場篝火晚會中,表演了gōng nǔ齊射,鋼盾格擋,鋼刀揮砍等等舞蹈動作,而倭國大名一方,鮮血噴濺,頭顱飛天,胳膊一甩就是十幾米遠,一系列精彩絕倫的表演,讓雙方玩的十分盡興。

    經過這次‘雙邊友好’交流,倭國一方感到萬分榮幸,用最盛大,最熱烈的方式把商隊送走了。

    媽的,一群商人,為什么會有這么多武士……這個問題繚繞在每一個大名心里。

    看著滿載回來的銀子,經過計算,比預計的六百萬兩還要多了一百萬,果然,只有大規模傾銷才是來錢最快的辦法。

    運輸船隊返回之后,王軒便急匆匆開始往船上送人,沒多耽誤一天,這些倭國人就要消耗少糧食,還不能創造價值,浪費是可恥的,王軒絕對不準許這種事情發生。

    “這是干什么?”偽裝成倭人的胖子商人不明所以地看著闖進來的士卒,高聲問道。

    “哪兒來那么多廢話,趕緊走,今天送你們去大明,過好日子去!”士卒直接掏出鋼刀,沖著胖子比劃了一下。

    看了看鋼刀,在低頭看看了自己的肚子,胖子明智地放棄拒絕的打算,“等等,我收拾下東西。”

    “不需要,趕緊走,船上什么都有。”士卒接到的命令便是帶倭國男人登船,時間寶貴,他可沒那么多閑心等著。

    不是……屋里還藏著一大堆銀票那!

    眼見那士卒又揚起了刀,胖子無奈閉嘴,行賄什么的,他可不敢,那等于暴露了自己身份,萬一……

    頗為不舍地深深看了一眼屋內,胖子狠狠一轉頭,就當沒有那二十萬兩白銀,能回大明也好,到時候他只有辦法回家,總不能真的在這邊當個農民。

    一隊隊人被從各處驅趕出來,很快胖子便發現一個問題,一眼望不到邊的人群,全特么是男人,一個女的都見不到,這是什么情況?

    等到了港口登船的時候,他更是發現,這種船只構造他見過,兩千噸的大船,源源不斷地倭國人正被驅趕上船,這數量,是不是有點太多了!

    等到他商船才發現,一個貨倉之內,擠了三百來人,里面空氣之渾濁,沖腳丫子混合著不知什么糞便的味道,還有人的汗臭和魚腥味,簡直了……讓他立馬忍不住嘔吐出來。

    只是這一下,空氣里的味道更加豐富多彩了。

    胖子直到膽汁都差點吐出來,才算緩過勁來,其實,就是聞習慣了……11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