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我在,這就夠了!

作者:何時秋風悲畫扇
    李鳳棲沉默了。

    三頭三身赫卡忒,希臘傳說中,總是和夜晚、鬼魂、地獄、魔力、巫術和妖術聯系在一起,在早期神話里,她是大地、海洋、天空的女神,后期卻是不可抗拒的死神、無法戰勝或無人能及的女皇,地獄的創造者,是妖術、魔咒和女巫女神,也是極少的未婚女神。

    真正身份,卻是遠古地府一個普通的冥女。

    此刻僅有一頭一身的赫卡忒看向李鳳棲,第一次流露出屬于人類的情緒,“你知道,我并不是神話傳說中的女神,而是來自九州遠古地府的一位冥女,是一個真正的人類。”

    未婚女神倒是真的。

    哪怕只是冥女,當年在遠古地府,欲和她結為道侶共同追求大道的神仙人物,可以沿著地府那條黃泉排一個來回。

    甚至于遠古的天庭之主,也曾有意。

    最終她選擇了被妖皇封印的大罪之人——可惜他卻看不上她,于是赫卡忒默默的選擇成為他的隨從,哪怕被封印在熒惑億萬年,也無絲毫后悔。

    李鳳棲看著赫卡忒,老實說,若只看一頭一身,赫卡忒的美貌真不輸給妲己,只不過和妲己的天然妖媚不同,赫卡忒始終有股圣潔之意。

    不愧女神之稱。

    道:“宇宙最終死亡,會在多少年后?”

    太陽至少還有數十億年壽命,蒼茫星空之中,比太陽更大壽命更長的恒星數不勝數,在這個無法估量的極限數值之下,人類的壽命簡直微渺到上不了臺面。

    那么修行者呢?

    赫卡忒苦笑,“這個無從推測,預算宇宙真正死亡的時間,哪怕是圣人也無法做到。”

    又補充道:“不是如今九州的狗屁圣人,而是遠古圣人。”

    須知如今的圣人,遠不如曾經的圣人。

    并非厚古薄今。

    實際上在如今的九州,九圣人之外,也有媲美遠古圣人甚至超越遠古圣人的存在,只不過都在追尋永恒大道,億萬年不曾現身而已。

    赫卡忒甚至知道,就算是遠古的圣人,也并沒有死盡死絕。

    比如……

    被妖皇封印的那位!

    李鳳棲沉思良久,才問赫卡忒,“那么,我們這些修行者,又有多少能夠活到宇宙死亡的那一天,有沒有超脫宇宙死亡之上的可能?”

    赫卡忒笑了,有些無奈李鳳棲的無知。

    道:“活到宇宙死亡的那一天,你需要超越圣人之上,須知圣人亦會死,沒有任何仙神能做到絕對的永恒不死,圣人亦一樣。”

    “而要超脫宇宙死亡之上,不僅僅是超越圣人。”

    李鳳棲腦子里劃過一道閃電,想到一個恐怖的事情:

    他曾經看過一本,叫《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是一本歷史網文,里面說的是無數歷史名人穿越到一個大陸上,主角李汝魚是個土豬,被荊軻、白起……等人穿越后,逐漸成長一國之主,武道修為亦是大陸最強者。

    李汝魚最后打破大陸次元壁,來到了世界之上。

    才發現世界之上,竟然只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一片小樹葉,正應了佛家那句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李汝魚繼續不斷的打破次元壁。

    然后他絕望了。

    無論他怎么走到世界之上,始終在另外一個世界里。

    那么問題來了。

    如今自己生存的這片宇宙,會不會也存在這種情況,所以它才會有誕生、生長、衰老和死亡。

    又或者說,這片宇宙,會不會只是某個秘境?

    在秘境之外,也有著無數的修行者和一個蒼茫無垠也會死亡的宇宙,依次而上,形成一個沒有盡頭的套娃。

    問赫卡忒:“宇宙之上是什么?”

    赫卡忒愣了下,旋即明白了李鳳棲的意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在此之前,你從沒想過這片小星系會是妖皇的秘境,所以你以為,這整個宇宙可能也是一位修士的秘境?”

    李鳳棲反問,“沒可能嗎?”

    赫卡忒搖頭,“不會,宇宙之外是什么,沒人知道,但這片宇宙絕對不會是一個秘境,因為最久遠的時期,曾經有位圣人之上的存在,追求大道不得,于是用盡余生去尋找這片宇宙的盡頭,到他道消魂滅的那一天,也沒能發現宇宙的邊緣。”

    補充道:“無論是何種秘境,都會有盡頭的。”

    李鳳棲沉默不語。

    這話……

    不太好說。

    畢竟自己的那個秘境,貌似目前為止,還沒看見盡頭在何處。

    赫卡忒繼續道:“你不是一般的獄卒后裔,無論你能否再次封印我,只要你不夭折,將來的成就都不會低,可是,你已經看過這片星辰人類的本性,你覺得他們有值得你拯救的必要嗎?”

    人類,始終要滅亡。

    文明,始終要重生。

    赫卡忒的聲音,漸漸讓李鳳棲感到了親和,也感覺到了溫柔,“你的未來,不是在這一片小星空,你的未來,是充滿希望,是俯視星空,這片人類的存亡和你有什么關系呢,須知一點,只要你活著,那么一切就夠了,因為人類始終是會自己走向滅亡,文明始終會再次重生,直到宇宙死亡。”

    這話好像無法反駁?!

    李鳳棲竟然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眼神漸漸迷茫,恍然間有種做了萬千事卻毫無意義的挫敗感,身心都似陷入了一團永遠無法掙脫的泥濘。

    沉默。

    許久的沉默。

    赫卡忒唇角露出微不可見的笑意。

    誠然,論魅惑之術,整個世間真的找不到幾個比九尾狐貍更強的人,可要改變一個人的心意,并不一定只靠魅惑。

    有時候真相更容易摧毀一個人。

    得知真相的李鳳棲會如何做?

    許久許久,李鳳棲才緩緩抬起頭,看向赫卡忒,目光里的迷茫漸漸散去,“我曾經歷過十年孤獨,在眾多天選之子中,算不得出類拔萃,甚至算是最差的一檔,因為我只是一個人。”

    陳樹經歷了一千多年的孤獨。

    赫卡忒愕然不解。

    不明白李鳳棲為何突然說起這些沒什么意義的事。

    李鳳棲繼續道:“知道何謂人嗎?”

    赫卡忒越發不解。

    李鳳棲笑了笑,目光堅毅如鐵,“我承認,你說的很有道理,在暫時的永恒不死之下,什么親情什么家國情懷民族情意,都變得虛妄了。”

    赫卡忒不語,心中嘆氣,眸子卻變得有些明亮。

    她有些欣賞李鳳棲。

    李鳳棲繼續道:“也許對你們來說,尋求真正的永恒,超脫宇宙之上,才是活著的意義,這大概也是太陽里那位被封印的存在,他帶領你們為之追求的大道。”

    赫卡忒頷首,“確實如此。”

    李鳳棲倏然提高了聲音,“但是——”

    世間事,總有但是。

    “但是,我讀過一些書,我也知道一些道理,在地球東方文明的道理里,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有同類,有羈絆,有愛情有親情,有家國情懷,有故土情緣,有七情六欲,這才是鮮活的人,這才是存在的意義。”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有情!”

    “我活著就夠了嗎?”

    不夠!

    人類本性里,有戰爭掠奪的天性。

    我改變不了。

    文明會滅亡,會重生。

    我現在改變不了。

    但我可以用盡一切努力,去阻止文明的滅絕,讓這一次的文明不再滅絕,而是走向更高的遠方。

    我能一直活著,很好。

    但我李鳳棲是一個人,我不能放棄我的人類同伴,也無法摒棄我身為人應有的情。

    達者兼濟天下。

    若我李鳳棲有這個能力,那我便要人類活著,讓文明繼續延續。

    因為……我在。

    因為,我曾答應過灰袍道人,也是答應自己,欲要一肩挑起地球的日月星辰。

    這就夠了。5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