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何故染風塵(一百零五)

作者:陳斐然
    文宅。

    文璃和文乾解釋了一上午,終于讓文乾相信了她和溫逸洺的關系不是報道里寫的那樣。

    但是新聞的處理,卻變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

    從新聞發出到現在,她不斷在給溫逸洺打電話,卻一直都打不通。

    打到他的辦公室,秘書卻說他在開會。

    文璃被晾在一旁,終于明白過來,溫逸洺分明就是在躲她!

    文璃到現在都想不明白,溫逸洺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未婚妻?她此前根本就從來沒聽說過他有未婚妻。

    不然如果她知道溫逸洺有未婚妻,她怎么可能還數次答應她邀約?

    她不是需要溫逸洺來上位的那類女人,怎么可能去做這種掉身份的事情。

    一想到昨晚黎嫻和趙書妘看她的眼神,還有網上那些鋪天蓋地的謾罵與冷嘲熱諷,文璃喉間就像是哽了一根刺一般的難受。

    她甚至開始懷疑,這根本就是一個圈套,有人聯合溫逸洺在給她下套!

    她狠狠的抓著衣角,從窗邊走回房間。

    用手機發了一條短信。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是誰在害我?!】

    很快,那邊有了消息。

    【還再查】

    【查?都一個上午過去了還在查,你知不知道現在外面已經把我形容成什么了?我這一輩子就沒受過這么大的侮辱!】

    【你文大小姐受的侮辱也不少了,還在乎這點小事】

    文璃幾乎要氣到暈厥。

    【我警告你對我客氣點,惹急了我對你沒好處!】

    【你的威脅對我毫無用處,要么好好聽話,我讓你得到你想要的,要么就一拍兩散,你什么也別想得到!】

    文璃看著這條信息,狠狠地壓住心底的怒意。

    平復了許久。

    【什么時候能給我結果?】

    【晚一點,我會發郵件】

    【到底還要等到什么時候?!】

    那頭卻再沒了回音。

    文璃只能又繼續給溫逸洺打電話,沒想到這次卻接通了。

    文璃顧不上客氣,一開口便是質問。

    “溫逸洺,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哪里冒出來的未婚妻?!”

    溫逸洺的聲音冷淡:“哦……被你這么一提醒,我好像記得我是有一個。怎么了,文小姐有什么問題嗎?”

    文璃咬著牙:“溫逸洺,你裝什么傻?我昨天晚上被你未婚妻當眾毆打,今早上又被媒體亂說我插足你們,你別說這些你都不知道!”

    溫逸洺似乎沉思了一下才開口:“我這兩天在Y國都沒怎么仔細看國內新聞,文小姐有沒有受傷?我一定會雙倍支付醫藥費的。”

    “早上你秘書說你在開會,現在你說你在Y國,你撒謊之前麻煩能不能也先對好口供?”

    “嗯,文小姐說對很有道理。”

    “什么?!”

    既然沒對好口供,那也沒什么好再遮掩。

    “文小姐,我未婚妻不懂事,給你造成困擾我很抱歉,我現在因為人在Y國不方便,等我回國后一并處理。”

    “不用等到回國,你立刻發表申明,澄清我們兩個的關系,其他的,我自己會處理。”

    那頭沉默了一會兒。

    “文小姐,這恐怕不行。”

    “為什么?!”文璃反問。

    “我身為凌空集團的ceo,我的行為代表著整個凌空集團,說的話做的事都得小心謹慎,這個申明等我回國向董事會申請匯報后才可以發。”

    文璃不是傻子,這本來就是溫逸洺的私事,需要向董事會匯哪門子的報?

    分明就是在搪塞!

    “溫逸洺!我和你之間有多清白你很清楚,你明明是有未婚妻的,為什么還要數次向我發出邀請?!你知不知道這完全就是在害我!你以為你是誰,不過就是滿身銅臭的傷人,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我和你走得近就有機會……”

    “文小姐。”

    溫逸洺打斷她的話。

    “如果不是看在文副長官面上,你還以為你夠資格參加時尚名流圈的晚宴?我和你走的近也不只不過是因為你父親副長官的頭銜。文小姐不要太高估自己了。”

    文璃冷笑:“原來你還知道我父親是誰?立刻發澄清聲明,否則我不保證凌空集團那幾個待審批的項目能通過審核!”

    本來都是利益相交,各取所需,文璃也把話說開了。

    溫逸洺想要搪塞她,沒那么容易。

    隔了一會兒,文璃幾乎以為溫逸洺要服軟了。

    “哦,那請你自便。”

    反正,文乾這個副長官,也做不了太久。

    文璃沒想到他竟然是這么一個無所謂的態度,一下子有些蒙了,等反應過來,溫逸洺已經掛掉了電話。

    再打過去,顯示已經關機了。

    文璃氣得差點把手機給摔個稀爛。

    一直等到晚上。

    文璃已經煎熬了整整一天,文宅門口的記者也還未散去。

    文乾本來下班要回來,結果司機才開到門口,他們的車便被記者給圍住。

    基本都是問他怎么看待自己的女兒插足別人的事情。

    文乾被擾得心煩意亂,干脆讓司機掉了頭重新回了文化部。

    一直等到夜深。

    文璃才終于收到郵件。

    她看著對方給她發來的東西,氣得手都在止不住的顫抖。

    陳紫染,又是你!

    又是你!!

    ---------

    接下來幾天。

    陳紫染還真有些意外,文璃這期間竟然安靜如雞。

    不僅連熱搜都沒有撤掉,甚至連申明都不曾發過。

    再加上凌空集團的冷處理以及盛嵐回了云城。

    這場狗血三角戀的熱文就這樣在詭異的三方沉默中漸漸冷卻了下來。

    不過文璃的名聲已經一落千丈了,現在只要有人提起這個名字,總是難免和小三這種難聽的字眼掛鉤。

    陳紫染第一步的目的已經達到,比她想象得還要順利。

    她不管別人怎么想的,但是文璃這幾天的日子一定不好過就是了,即使再假裝平靜,也還是一樣。

    文璃這種最在乎名聲的女人,遇到這種故意栽贓的事情,心里怎么可能會平衡。

    這種情況,更應該趁勝追擊,再給她致命一擊。

    連阮哲都忍不住摩拳擦掌了,剛準備把手中最重要底牌給亮出去,卻被陳紫染臨時叫停。

    因為現在離風亦珩的生日,只有不到一周的時間。

    陳紫染想給風亦珩好好過個生日,不想因為討厭的人弄壞了心情。

    阮哲徹底無語,只能先回了海城。

    風亦珩的生日。

    陳紫染自然是很期待。

    一個是她第一次給風亦珩過生日。

    二個風亦珩的母親應該要回來。17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