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誰是那個人(第一卷尾章)

作者:介引陳
    莫天華一臉愧疚的走出了糖水店,沿著紅綠燈路口,穿過馬路對面的醫院。晚風輕輕拂過,莫天華看似滿頭的黑發,其實發根已經白了一片,黝黑的臉頰也沉淀滿了歲月的滄桑感。

    我迎著春天的暖風站在馬路對面的一旁,吸吮著尼古丁帶來的kuài gǎn。只見莫鋒和他媽媽一同上了輛出租車后,我才滅掉了手中的煙頭,走到對面的醫院。

    我再一次透過玻璃門,看向了病房。此時,病房內只剩下了莫天華和莫珍珍,他們之間沒有過多的交流,似乎氣氛就這樣尷尬起來,只是他們的臉頰,都殘留著少許淚痕… …

    莫珍珍這次傷得并不輕,雖然她現在清醒了,但整個人都是無法動彈的,無論做什么事兒,都得有個人陪在她的身邊。

    我在門口呆滯了許久,想了想,我覺得我應該進去看看她,我也應該跟她好好聊聊,敞開心扉的聊一聊。

    我輕輕地敲了敲門,又推開門走了進去。莫天華看到我進來后,便起身對我笑了笑,又轉過身對莫珍珍說道:“你們聊聊,我先出去了!”

    莫珍珍的頸部和頭部都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所以她只能含著淚,對莫天華眨了眨眼。

    … …

    當病房只剩下我們倆人的時候,空氣也變得極其安靜,不帶一絲的吵雜聲,窗外的天空也染上了一層深不見底的灰黑色… …

    我來到病床旁的椅子坐下,莫珍珍卻閉上了雙眼,眼淚也如流水一般從她的眼角一滑而落,不曾間停。

    我默不作聲的看著纏著繃帶的她,萬幸的是,她的臉部沒有受到碰傷,這至少算是給我愧疚的心里一點微不足道的慰藉… …

    “我渴!”許久,莫珍珍終于輕輕開了口。

    “我給你倒水,你先等等。”我從柜子底下找出了熱水壺,向杯子倒了一些熱水。

    我吹了吹調羹上的熱水,小心翼翼地伸到莫珍珍的嘴邊:“來,張口。”

    “啊!”莫珍珍很配合的張開了嘴巴。

    給她喂了一些水后,我又走到洗手間把剩下的熱水倒掉,用餐巾紙擦拭干凈。

    當我再次來到病床時,莫珍珍也不再閉上她的眼睛。我輕手輕腳的走到柜子放好杯子,又對她問道:“現在挺晚了,你好好休息!”

    “修文,再陪我一會兒… …好嗎?”莫珍珍輕聲請求道。

    “好。”我坐回椅子上,又替她把被子蓋好一點。

    “修文,如果我就這樣走了… …你會難過嗎?”

    我停住了蓋被子的動作,彎著腰征在原地好一會兒,帶著責備的語氣說道:“你瞎說些什么呢?你肯定不會有事兒的!”

    “我沒瞎說… …如果我倒在車上再也回不來了,你會難過嗎?”莫珍珍咬緊嘴唇,目光堅定的看著我。

    “會… …肯定會!”替她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和被子后,我又坐回了椅子上。

    這一刻,莫珍珍的眼淚又嘩嘩的直往她眼角傾瀉而出,許久之后,她便喃喃自語道:“夠了… …這就夠了。”

    其實,看到她這樣,我心里也很壓抑,也很想大哭一場,只是我不想在她面前表現得太過傷心,以免加重對她的傷害。

    我往柜子里抽了幾張紙巾,一邊給她擦拭眼淚,一邊說道:“你不要想太多了… …在這個世上,還是有很多人關心你,在乎你的… …所以你要乖乖聽醫生的話,好好養傷,快點好起來… …不要讓關心你,在乎你的人難過… …”

    “那你呢,你會關心我,在乎我嗎?”莫珍珍打斷了我的話。

    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肯定說道:“當然會… …說句不吉利的話,如果是瞎子、一國他們出了事兒,我也會像關心你一樣,關心他們的。”

    “那如果是蘇依呢… …你對待她會像對待我一樣嗎?”

    莫珍珍的話讓我瞬間語塞,因為我根本就不想拿她們倆人放在一起比較,我從沒想過這樣的問題,也不敢去想這個問題。

    所以這一次,我選擇了沉默,因為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答案,但是我也敢肯定的說,現在在我心里的,只有蘇依一人,莫珍珍已經是過去式了。

    我知道這對我來說很諷刺,但事實就是這樣,我們已經錯過了… …

    見我一直沉默不語,莫珍珍也沒再追問,她閉上了眼睛,緩緩說道:“我累了,想休息了… …你回去!”

    “嗯,那你好好休息… …我明天再過來看你… …”

    … …

    離開了醫院,我開著車在馬路上漫無目的的亂逛著,最終,我又來到了廉政廣場旁。

    下車后,我靠在大石頭上吸了一口煙… …

    看著這個被歲月侵蝕了多年,被人們踩踏了無數次,滿是傷痕的大石頭,心里不免感慨萬分… …

    一年前,我回來的時候,以為這個滿是傷痕的大石頭,折射的是我的身影,我也很樂意的把它當成了我自己的鏡子,因為它和我一樣,表面看似堅硬冰冷,實則卻脆弱無比。

    它屹立在這里,經受了多年歲月的洗禮,經受了無數人任意的踩踏,很多人都認為它是堅毅的代表,可只有我知道,它是在隱忍,因為對于這些,它毫無反抗之力。

    為此,當我慢慢知道有關莫珍珍的一切之后,我才知道,這顆大石頭折射出的殘缺不堪,并不是我的影子,而是莫珍珍的影子… …她才是那個滿是傷痕,一直都在生活中隱忍的人。

    我也深知,這輩子我是給不了她幸福了,因為我配不上她,也沒資格說要給她幸福… …但我相信,那個能給她幸福的人,陪伴她一輩子的人,一定在某處等候著。

    又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彼此都能牽起和我們共度余生那個人的手… …

    只是,我不會是那個牽起莫珍珍手的男人;她也不會是牽起我手的那個女人… …

    但是,我想,如果可以的話,我愿意用我的余生,去牽起蘇依的手,一直走到生命的盡頭… …

    可是,她會是那個和我攜手,共度一生的人嗎?22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