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都市小說 >> 第381章 舉措(書號:222301

第381章 舉措

作者:程程美
    話說到了最后,竟成了低低的哽咽。

    話音未落,就聽得身后有熟悉的聲音低低喚道:“鳳兒……”

    我心如鹿撞,猛地回過頭來,正迎上那雙深邃幽暗的鳳眸。

    宸……

    心中在一遍遍呼喚,嘴上卻賭氣似地說:“宸……王,你不陪你的王妃去菡萏宮看母后,卻又在這里干什么?”

    “我自然在等你……”他低低的話語中有一種我久違了的調侃和深情。

    深深的曖昧和誘惑,在我胸中緩緩漾起,似溫泉中柔和的泡沫,漸漸上升,到了半空中,“噼啪”碎裂了,有霧氣在眼前涌動……

    耳畔有柔和的微風漾起,隨即淡淡的龍涎香縷縷飄灑在鼻息,愜意地令我想大笑大叫。

    抬面,將嬌媚的眼睛朝他望去,似笑非笑道:“等我?等你尊敬的嫂嫂又做什么?”

    他笑了:“我好不容易得到了父皇的旨意和金牌,可以去見見母后,如此難得的機會,自然是想帶自己喜歡的女人去,讓自己最愛的兩個女人有一次正式的約見!而且,這對于此時的我――非常重要!”

    最愛的女人?難道他不愛楚?嗎?

    既是不愛楚?,卻又為何當著我和皇帝的面做出恩愛的樣子?難道,就是為了讓我傷心嫉妒嗎?

    哦,宸,我恨你!

    對于此時的他非常重要?

    他難道要有什么重大的舉措了嗎?

    “鳳兒,你的臉色很差,是不是病了?”夜羽宸斂了笑容,神色鄭重而緊張。

    病?是的,我被人下毒差點死掉!

    哦,他現在深陷泥沼,我還是不要麻煩他!想至此,就沖他曖昧地笑道:“宸王果然眼力不差,但,鳳兒臉色不好,卻是因為昨夜沒睡好……”

    “沒睡好,莫不是想我?”他自戀地笑了。

    我不甘地笑道:“是啊,夢中都是你……”

    “調戲我?”他笑道。

    “夢到一個壞家伙攀到海棠樹上折花……我喚道‘宸’,他卻不理我……”

    想起夢中情景,眼淚漫過眼角,漸漸濕了春衫。

    “哦,鳳兒……”他微挑的鳳眸中那縷冷冽和調侃漸漸散盡,滿是溫柔和痛惜,一伸手就將我擁到了懷中:“小心眼的小女人!又生氣了!我跟楚?……”

    “不許提她!”我用兩根手指堵住他的嘴,卻又不禁四處張望,問道:“她呢?你不是和她一同出來的嗎?”

    “父皇?你才和他一同出來呢!”他呵呵笑道。

    “好啊,夜羽宸,你故意惹我生氣!我……”我說著攥起拳頭朝他胸口輕輕錘了一下。

    夜羽宸眉頭微蹙,面上卻笑道:“你不讓我說名字,我只有猜謎語了。”

    看到他面上那不易覺察地一絲痛苦,我伏在他堅實的胸口上,低低地問:“宸……身上的傷好些了嗎?”

    “在你的眼中,夜羽宸就是那么軟弱的嗎?呵呵,我被稱為孽星轉世呢,怕是什么鬼怪都要繞著我走!”他答非所問,將我擁在懷中,輕輕吻我柔軟的鬢發。

    我不搭理他,執拗地解開他玄色的衣衫系帶,當看到那包著的紗布上散布的星點血跡時,禁不住眼淚滾了出來。

    他第一次受傷,是因為和我相會而中了埋伏;第二次受傷,是因為保護我而被夜雨寒所刺!看到這些傷,我又怎能不為之動容!

    那傷,是因我而留下的,那,是刀疤,卻更是――愛的印記!

    “鳳兒……”

    “誰在那里?”

    隨著這聲斷喝,有腳步聲漸漸而來。

    不好,被人發現了!

    宸是我的四弟,我是他的嫂嫂,孤男寡女在此相會,可是犯了大忌!

    心慌意亂,往四周一掃,卻發現自己正處于花海之中,粉艷艷的海棠花從碧藍的天幕上垂下來,映得整個天空都失了色!

    對!跳到樹上去!

    回頭,欲要喚夜羽宸,卻發現他不知何時已經消失地無影無蹤!

    天啊,這個花言巧語的家伙,居然在危急時刻臨陣脫逃了!

    心中一驚,但隨后就又明白了過來――夜羽宸若是此刻離開,那么我一個人呆在這里就沒有了危險。

    雖然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但是看不到他的身影,畢竟心中悵然若失。

    腳步聲竟是越來越近了!

    我正要主動迎上去,忽感到腰間一緊,垂首一看,有個細細軟軟的東西纏在腰間,正在將我往上拖。

    瞇了眼,仰臉看樹上,炫目的日光下,有個玄衣男子鳳眸微挑,邪魅帶笑,衣袂翩翩如巨大的鳥兒般蹲在枝頭,而他的手中抖著一根細長的花藤,正將我往上面拽拉。

    大片的海棠花在我眼前絢爛,淡紫的花瓣紛紛揚揚地飄落在我淺玫瑰紫的衣裙上,總使我想起那次皇太后壽誕上他和我在空中的擁吻,心中鹿撞,面上卻綻出了粉嫩的桃花。

    在內監趕來的那一剎那,我撲到了夜羽宸的懷抱里。

    他的懷抱溫暖而堅實,撲在里面有一種家的溫馨,我微笑著靜靜看著他兩圈黑黑的睫毛在金色的陽光下翕動,心中有一種麻麻的沖動。

    “看,他真的找不到了,真是一個蠢材!”夜羽宸指著東張西望的內監,低低笑道。

    我撇了嘴,壞壞地笑了笑,折了根花枝朝那內監拋去。

    夜羽宸狠狠瞪了我一眼,摟著我趴在樹上一動也不敢動,我“嗤嗤”笑著輕輕撫弄他翕動的睫毛,他只瞪著我,卻一動也不敢動,這神態更令我發笑。

    等內監走遠,夜羽宸才將我放開,面上繃得緊緊的,問道:“知不知道你方才差點闖了大禍?”

    我嘻嘻笑著刮他的鼻子:“看到壞家伙生氣的樣子,龍倩兒好開心!”

    我望著他灼灼的鳳眸,忽然憶起昨夜在芷香居所做的那個夢,以及隨后遇到的毒殺事件,興奮的心情剎時跌入了低谷。

    褪盡東風滿面妝,

    可憐蝶粉與蜂狂。

    自今意思和誰說,

    一片春心付海棠。

    我伏在他的胸口上,喃喃道:“今日這次相遇,宸,我們何時才能光明正大的待在一起呢?”

    從白亭一前一后下來,就到了御花園,因怕被人看到,與夜羽宸之間隔了十幾步遠,行走間都不太自在。

    又過了一道高高的籬笆,前面忽被密密匝匝的花樹遮的嚴嚴實實,碧藍的天幕似乎都變得陰暗起來。

    “到了。”夜羽宸低低道。

    我抬頭望去,但見陰翳的樹叢中,露出一座灰色建筑物的一角,蒙了灰塵的匾額上書著“菡萏宮”三個字。

    菡萏宮,因宮內值有大片的荷花而命名,本來寓意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如今卻是廢皇后的獨居之所。

    我對即將到來的會面而感到新鮮而又惶恐,夜羽宸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朝我微微笑道:“鳳兒,不要擔心,母后的病時好時壞,好的時候跟常人沒什么兩樣。而三兄弟中她是最寵溺我的,只要我喜歡的,她一定會說好,所以她也一定會喜歡你的。”

    說著,夜羽宸用力握了握我的手,但我分明感到他手心里濕津津的都是汗。

    出示了令牌,我和夜羽宸來至hòu tíng,一路上,密密匝匝的花樹將整個天幕都遮的嚴嚴實實,整個宮殿顯得陰翳而清冷。

    hòu tíng前,除了看到有個小宮女在打瞌睡,竟是蕭條的不見一人。

    走至宮女身邊,夜羽宸故意清了清嗓子,那宮女猛地被驚醒,看到夜羽宸似是大吃了一驚,半晌才明白過來,驚愕間起身見禮,卻差點被滑膩膩的苔蘚滑倒了。

    夜羽宸上前一步扶住那小宮女,笑道:“不必多禮!母后這些年來多虧你悉心照顧,本王感激不盡呢!”

    隨著這句話,他在袖中拿出一包銀兩來遞與那宮女手中,宮女誠惶誠恐、不知所措的樣子令我感到十分可笑。

    “皇后近來鳳體可好?”夜羽宸問那個宮女。

    宮女結結巴巴道:“皇后娘娘自昨夜就病情加重昏迷不醒,口中一直在喚殿下的名字……”

    “既是病了,為何不報知父皇和本王知道?”夜羽宸厲聲責問。

    宮女囁嚅著不敢說話。

    夜羽宸狠狠瞪了她一眼,疾步朝hòu tíng而去,我緊緊跟上,聽到他兀自低低罵道:“見風使舵趨炎附勢的東西!看本王以后怎么收拾你們!”

    呵,原來他心里有怨氣,卻為了皇后能得到悉心照顧,一直是在忍氣吞聲地贊美恭維那宮女啊!

    此人倒真是有趣!

    已近中秋,菡萏宮里滿目蒼涼,伸手推開破敗的木門,被一床薄薄棉被覆著的皇后似一張破敗的秋葉躺在床上,沒有一點生息。

    “母后!”

    夜羽宸叫了一聲,撲到塌邊去。

    聽到這聲喚,皇后的眼皮顫動了一下,隨即漸漸張開,待看到夜羽宸時,似怔了很久,兩行清淚才潸然而下。

    “母后……”夜羽宸低低喚著,一向冷冽的鳳眸中有霧氣升起:“昨夜夢到母后病了,兒臣急急趕來……”

    皇后正要開口說話,眼眸徐徐流轉間,在看到我的那一剎那,猛地定住了。

    她一眨不眨看著我的臉,那眸中神色十分復雜,但我終于在其上看到了最為明顯的――驚詫!

    莫非,皇后跟云羅夫人也有什么過節?

    還是,我的樣貌引起了她的什么猜度?

    “母后聽說你又成親了,這位就是王妃?”皇后指著我問夜羽宸。

    我一時窘迫,竟然不知道說什么好。

    夜羽宸牽住我的手,對皇后道:“她是熙王妃……”

    “哦……”

    皇后轉過頭去,忽然發出了一陣劇烈的咳嗽,我慌忙上前去扶,卻發現她看我的眸中閃過一絲驚詫。

    “母后,怎樣?”由于緊張,夜羽宸聲音微微顫抖。

    皇后喘息片刻,無力道:“御醫開了些藥,今日卻還不曾煎服……”

    “兒臣去為母后煎藥。”

    夜羽宸欲起身,卻被我攔住了。

    我朝他笑道:“宸王與母后數日未見,趁著這難得的時機還是多在一起歡聚,藥還是我去煎好了――放心,娘病重中的藥都是我煎的,不會錯。”

    夜羽宸朝我感激地望了一眼:“那就有勞了。”

    我出了寢宮大門,一路往膳房而來。

    膳房,清冷的灶臺上放著一付打開的藥包,我無意中順手撥拉了一下,一股熟悉的異香縷縷飄入鼻息,我聞之不禁大吃一驚!

    我隨手撥拉了幾下,一股熟悉的異香縷縷飄入鼻息。

    丁香牡丹!

    由于昨夜剛剛中了此毒,所以我對這種香氣記憶猶新,此時又見此藥竟然出現在皇后的藥罐中,心中不由得一驚!

    急急來至寢宮門口,卻聽到皇后和夜羽宸正在低低交談,就側立在門外,想等到他們說完再進去,卻不料被他們的一席話而驚呆了。

    “今日,兒臣去向父皇討要旨意來見母后,卻不料再次遭到他的辱罵,并聲稱待皇太子敕封后就貶謫兒臣離京。”夜羽宸望著皇后,卻是欲言又止。

    皇后瞥了他一眼,徐徐道:“無論他對你做過什么,都始終是你的父皇!你要始終記得母后曾經對你的千叮嚀萬囑咐!”

    “可,兒臣可以忍受他的仇視和猜疑,可以忍受他的辱罵和毒打,但是唯獨不能忍受的是――眼睜睜看著他傷害我最心愛的親人!”

    “最親近之人?你是指熙王妃嗎?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對她有意!母后這一生從未求過你什么,但是,今日卻想善意的提醒你――從今后再也不可和那個熙王妃有任何來往!”

    “為何?兒臣愛她,雖現在不能在一起,但日后定要娶她為妻!”

    “母后這是為你好,也是為她好。總之,你就聽娘這一次。”

    為他好,為我好?

    難道,難道……

    我早就懷疑娘和皇帝有什么私情,如今又見皇后極力反對宸和我的交往,心中剎時“咯噔”一聲。

    夜羽宸執拗著不肯回答,轉而道:“這十八年來,母后兒臣事事都聽母后的,但唯獨這件事,兒臣有自己的主張,請母后不必過慮!但兒臣說不愿看到他傷害自己的親人,卻是指的母后您啊!”夜羽宸聲音高了起來:“夜羽國法記載――立皇太子之時,皇帝必要先殺其生母,以免日后新皇登基致使外戚專權。父皇一向寵愛皇貴妃,而對母后薄冷,此次貶謫沐王離京,看似無情,實則是為了保護皇貴妃而為之!而父皇若是在我們兄弟中另選了繼承人,勢必要先殺母后。兒臣什么都可以忍受,卻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將屠刀刺入母后的胸膛!兒臣什么都可以失去,卻獨獨不能失去母后您……”

    想不到這個被世人稱作孽星轉世的宸,竟然有對母親的這番孝心!

    哦。他竟然說什么都可以失去,卻唯一不能失去的就是他的母后!

    那么,我呢?

    他將我置于何地!

    心中有濃濃的酸意漸漸上涌。17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