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玄幻小說 >> 第287章 戰爭爆發(下)(書號:222303

第287章 戰爭爆發(下)

作者:神經木偶
    白色的魔法師袍裹著一張南方人才有的面孔,皮膚偏黑、頭發短而濃密。通過簡短的寒暄,趙無憂得知了這位空間魔法師的姓名:弗格斯·馬克·羅伊。

    “在你們出發前,我有一個建議,(趙無憂瞬間來了興致)”弗格斯掃了5位搜查官一眼,最后將目光落在了趙無憂身上,“別去(他的興致又被這兩個字按了下去,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趙無憂剛要說點什么(懟回去),對方卻掐住他的話頭,接著說道:“當然,”弗格斯把視線從趙無憂身上移開,落到有錢的搜查官先生身上。但趙無憂卻發現,對方的余光似乎依舊在自己身上,“你們肯定不會聽!所以我接下來的話,請一定記在心里!

    “外面有東西在干擾精神力傳遞,連巴德大人都無法排除干擾。好在經過我們剛才的觀測發現,這種干擾對傳奇之下的精神力影響要弱上許多,也因此我才有機會將你們送出去!不過,我卻不能像平常那樣,想把你們送到哪就送到哪里——我只能使用‘盲發‘!

    (“盲發”?那是什么鬼?)

    “你們會隨機地出現在魔法師塔以南1公里的任何地方。如果剛好掉在獸族軍隊的利爪下……”弗格斯的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我就只能在以后每年的今天為你們懺悔!(你聽過“頭七”嗎?我想你可能等不到“以后”!)”說到這,他停下觀察了一下所有聽眾的表情,見所有人都專注地看著自己,他有些無趣地繼續說道,“如果你們要回來,就請在1小時后,回到這個傳送點。我會每隔1小時向這個點發起一次‘召回‘。

    “但!”他突然嚴肅起來,“如果我在這個傳送點發現獸族的氣息,或者這個點bèi gān擾屏蔽,‘召回‘將會終止!”他的目光再次快速掠過從每個人的眼睛,突然加快語速道,“以上就是這次‘死亡之旅‘的所有注意事項。現在改主意還來得及!”

    趙無憂并沒有立即回答弗格斯。他看向5位搜查官,看向他們的眼睛、其他五官、身高和體型。最終,他只收獲了5張公事公辦的臉……趙無憂向他們躬身拱手地行了一禮,又對弗格斯行了一禮,道:“來,‘盲發‘!”

    弗格斯沒有再多說什么,甚至連多余的動作都沒有。他很清楚,既然攔不住,那越早送他們出去,就越安全!只見他眼睛微睜,眼眶瞬間被銀白色的精神力填滿,滿溢的精神力化作電芒不時地向四周蜿蜒。數枚銀白色的符文在他身周顯現。這是趙無憂第二次看見其他人同時具現多枚符文施法(第一次是拉斐爾)!可還不待他細看,周遭的環境就已經發生了改變。

    印入眼簾的是一堆堆包裹嚴實的貨物——倉庫,沒有獸人!趙無憂在心里把他記得的滿天神佛都感謝了一遍。心神也從“多枚符文同時具現”的震驚中清醒來。

    5位搜查官也一并傳送了過來。很有錢的那位見到趙無憂向自己看來,還向他點了點頭。但,趙無憂沒明白對方的意思——打招呼?還是已確認周圍安全?于是趙無憂只得也點點頭,表示自己“收到”!另外4位搜查官的神情依然有些恍惚,似乎還沒從‘盲發‘的眩暈中清醒過來。

    “盲發”的“勁頭”比趙無憂之前體驗過的任何一次空間傳送都大。即使是他這個魔導師,魂海都感覺到一陣拉扯,耳中也有一些奇怪的轟鳴。趙無憂心中一動,裝作打量倉庫里的環境,不著痕跡地向很有錢的搜查官先生那邊瞟了一眼——這家伙比自己還早醒來!然后,他便真的非常認真地打量起這間足有整棟民房大小的倉庫來。

    豪登城是中部平原與西荒最靠南的邊境城市,來自南部沿海區的貨物大多都是通過它進入西荒。這里又有位列十大商會的“斯托克商會”坐鎮,是以商貿極度發達,全城范圍內大大小小的倉庫不計其數。但有眼前如此規模的,通常卻只在東西兩個城區比較多見。這兩個區域一個進、一個出,是商人最常聚集的區域,有“東西兩市”之稱!

    那些貨物包裹上,印著一些深色標記,看上去像是通關檢驗時留下的。但趙無憂這個1級商會的會長,還從未進行過一宗跨區域的買賣。分不清那是出關的,還是進關的……

    突然,一聲碰撞的悶響伴隨著bào zhà從遠方傳來。初聽時,趙無憂還以為是耳鳴的“余韻”,心中還在詫異,這“盲發”的“勁頭”也忒大了些!待又過得幾秒,他終于心中豁然敞亮——自己在城東!

    ——獸人要攻城,只能走西城門進。收到消息到現在還不到10分鐘。哪怕狼騎兵入城后直奔城東,路上所耗的時間都不止這點。更何況,城西有斯托克家族的府邸和他們不少的隱秘產業。路上勢必會有些磕絆。獸族大軍在這么點時間內根本到不了城東!

    “奇怪,怎么只有這點動靜……”“土豪”搜查官低聲自語道,見趙無憂向他看來,他一邊順次指向自己腳下、對面,左邊和右側,一邊解釋道,“城內東南西北都設有城衛營,尤其在城西,那里有從帝國陸陸續續派駐過來的軍團駐扎。但現在城西安靜得出奇,城南、城北雖都有動靜,但聽上去更像是高手過招……情形很古怪!”最后他將目光落在趙無憂身上,“現在我們已經出來了,要怎么做,你說了算。”

    額……我現在要是說,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做,你肯定會打死我……等等啊,馬上就有了!

    嗯……

    如果不是水滴不給尿,趙無憂當場就尿了!剛才他只顧著想法子出來,完全沒有想過出來之后要怎么做!

    您老人家多說兩句也好啊!

    “先保住城東!”他終于抓到一些思路,“城南和城北哪怕我們現在趕過去,以我們這點人也做不了什么。城西更遠,斯托克家族肯定有自保能力,短時間不用去管。”

    趙無憂沒有發現,他的方案已明顯超出了“查探情況”的范疇,可搜查官先生們卻沒有流露出絲毫異樣,還是那張公事公辦的臉,似乎只要趙無憂發令,他們就會聽命行事!

    “有沒有什么辦法能阻止獸族的軍隊進入城東區域,你似乎對軍陣并不陌生,而我在這方面完全是空白,所以想我聽聽你的意見。”趙無憂非常坦誠地交出了自己的dǐ kù——我對打仗一無所知!

    5位搜查官把腦袋撇褲腰帶上跟他出來冒險,這個時候大家的心要還隔著肚皮……趙無憂覺得自己對不起這份責任。

    “屏障發生器!”搜查官先生脫口而出道,“協會廣場外面的那道屏障雖然讓傳奇之下的魔法師無法出來,但同時也讓傳奇之下的獸人進不去!”

    趙無憂瞬間明白了搜查官先生的意思。協會果然靠譜!他立刻就興奮了起來:“你帶了?”

    “沒有。”

    “……”

    那你一副智珠在握的德行?

    搜查官先生似乎聽到了趙無憂的心聲:“但我知道哪里有!”

    你這口氣喘的……我感覺你在涮我!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接下來我先帶個路?”

    你就是在涮我……

    “不介意。”

    只要能救到人,莫說是唰我,就是“盤我”都可以!

    “那東西很貴?”轉念之間,趙無憂感覺自己抓住了重點。

    很有錢的搜查官先生重重地“嗯”了一聲:“而且還是一次性的。”說完,就留下風中凌亂的趙無憂,轉身將其他4位搜查官依次派遣了出去,探路的探路,護衛兩翼的護衛兩翼。

    …………

    一路上安靜得有些出奇。雖說是在半夜,但趙無憂覺得周圍多少該有些人,對其他城區的bào zhà聲產生“好奇”。于是他將精神力觸角小心地延伸了出去。

    同行的搜查官先生立刻被身邊的精神力波動“驚醒”。自其他搜查官散開后,這位領隊就時常會神情專注地“走神”。否則,在趙無憂想來,這位領隊應該比他更早察覺到異常。

    他倆的精神力觸角前后腳鉆進了前方的一棟民房,很快就探明了房子里的大致情形:所有人都在呼呼大睡!

    “趙無憂”對“搜查官先生”道:“助眠藥劑!”

    “搜查官先生”點了點頭:“先出去,前面不愿就要到地方了。”

    “哦,好,對了!”趙無憂突然一愣,“我們這是要去哪?”

    “城東城衛營~”“搜查官先生”的聲音輕飄飄地傳進“趙無憂”耳中,卻在他的魂海上空化作了一條點亮整片海域的閃電。

    趙無憂顧不上還在回縮的精神力觸角,有些哆嗦地問道:“我猜你應該不認識城衛營的人?”

    搜查官先生好笑地看向趙無憂:“不認識。”

    “……”

    “你不會告訴我說,在和獸族軍隊遭遇前,我們要先和人族自己這邊的軍隊干一架?”

    “想什么呢?自然不會!”

    搜查官先生的保證沒有讓趙無憂放下心里的擔憂:不認識里面的人,又不和人家動手,但卻想人家那里拿東西——那就只剩下偷了!!但那么貴的東西又豈是好偷的?

    趙無憂突然想到一個可能,脫口而出道:“城衛營的人也睡著了?”

    搜查官先生搖了搖頭:“軍隊內自有一套防備機制,助眠藥劑頂多對付一下普通人。”他忽然轉頭安慰趙無憂道,“放心,我的人在這方面很專業,軍隊的防備機制也頂多是應付一下普通情況!”

    “……”

    對于自己的知識盲區,趙無憂選擇了沉默。在這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里,軍隊的防備機制又怎么會只針對普通情況?海瑟要求一隊搜查官跟著自己,其目的是為了保障自己的安全。但現在,搜查官們的業務范圍已明顯超出了這個范圍!而且,從方案到行動,都是他們主動!

    ——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出來的真實目的!

    大傻二傻!

    趙無憂那顆水滴模擬出來的?,像是被按進去一塊燒紅的烙鐵,燙得他一陣眩暈——被人關愛的感覺真好!

    一直以來他都很清楚,無論是大傻二傻,還是女王,都帶著目的……對他好?——沒到那份兒上,只能說是在各方面給他提供便利。

    趙無憂也一直從心底里感激他們,配合著他們,但多少有把這當做一樁交易的意思。包括今天這次!他相信,最近不怎么正常的大傻和二傻,依舊是為了所謂的“XX養成計劃”,才做出的這番安排。

    但他趙無憂今天承這個情!

    搜查官先生徑直領著趙無憂在隔著城衛營一條街的拐角處停了下來。趙無憂臉色變幻的過程全落在了他的眼里。但卻不知道被他理解成了什么。只聽他突然出言安慰趙無憂道:“別緊張,我的人已經進入了營區。我們等在這里就好。他們在這方面很專業!”

    趙無憂有些莫名地扭頭瞅了搜查官先生一眼。結果差點把天靈蓋都頂起來:只見搜查官先生整張臉上的肌肉竟然像一窩蚯蚓似的扭曲成一團,蠕動,有些甚至還長著毛發……整張臉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

    片刻之后,搜查官先生那zhāng píng平無奇地臉當著趙無憂的面,逐漸“優化”成了擁有健康膚色的弗格斯,連短而濃密的黑發都如出一轍!

    ……簡直就是活人版的“水滴”!

    趙無憂有些不適地看著這張臉問道:“你們搜查官都擅長這個?”

    “‘鳥‘大人在這方面登峰造極!”

    “肌肉控制?”趙無憂所有所悟(他符文庫存里就有一枚效果為肌肉控制的符文——符文“xìng gǎn女郎”!),“這么說‘鳥‘大人也可以變成你之前的樣子了?”

    搜查官先生非常得意地道:“那是自然!”

    趙無憂突然切換話題:“'鳥大人',你夸自己的時候應該低調一些。”

    “我倒是想我是來著!”搜查官先生一臉平靜地應承道。

    二人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聊下去。約又等了四分之一柱香,拐角另一邊,馬車壓過路面的聲音突然在這寂靜的街巷之間回蕩開來。趙無憂心中一緊。搜查官先生卻輕聲對他說道:“來了!”

    什么來了?

    得手了?!

    那輛馬車正如搜查官先生說的那樣,在轉過彎之后,打開了車廂門,之前探路的兩名搜查官之一從門內探出了身。見到趙無憂和其身邊的“弗格斯”,他略微愣了下神,但緊接著就對“弗格斯”打起了“手勢”。

    ……那是一種常人學不來的手勢。他的右手手指陡然變長、變軟,然后速度極快地相互纏繞、編織,最后竟是化作了一只“鳥”!

    變作弗格斯的搜查官先生也同樣伸手“編織”出一只“鳥”來,只是他的這只比對方那只體型更大,頭上還多出三根翎羽!

    馬車上的搜查官見此,立即向頂著弗格斯臉的搜查官點頭致意,并在馬車快要行到趙無憂身邊時,縮回了車廂。而頂著弗格斯臉的搜查官,趁機拉著趙無憂縱身跳上了馬車。趙無憂只感覺自己的右手被人一拽,再被人從左邊一拉,就坐在了馬車內相對而設的座位上。而在他坐下的同時,一身絲織長袍的搜查官先生也跨進了車廂,坐在他的對面的座位上。此刻他還頂著弗格斯那張小麥色的臉。

    一上車,搜查官先生就迫不及待地問道:“找到多少?”

    這個時候馬車另一邊的箱門再次被打開,另兩位被分配去左右護衛的搜查官也跳了上來。

    “堡壘級,18臺!”最先在車上這位搜查官一臉興奮地道。

    很有錢的搜查官先生和后上車的兩位搜查官頓時張大了嘴,好半天都沒有把嘴合上!——看來這代表著一筆難以想象的財富。趙無憂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又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慚愧——搜查官們很快就給出了“屏障發生器”的布點方案——18座屏障連成一條橫貫南北的阻隔線!將通往城東的天上地下全都封死!

    不過有一點——他們必須得把來時作為傳送點的倉庫暴露在屏障之外,否則他們將無法回到魔法師廣場!而這不可避免地會將一些民房也暴露在屏障之外。幾番修改無果后,他們只能選擇轉移這些民房內的居民。

    而有了在城東城衛營的收獲。搜查官們又打起了其他城區城衛營的主意:城西先不考慮,城北有魔法師高塔,必然會被“重點照顧”,所以他們將城南鎖定為下一個目的地。

    最終,搜查官領隊決定留下兩人,負責城東這邊的居民轉移和屏障啟動操作,剩余的任人轉戰城南!

    不過,趙無憂卻對這個安排充滿憂慮,他像是自語般問道:“就他們兩人,短時間內能轉移多少人?”

    “他們有秘術,能一個人當十幾個人用!”搜查官領隊催促道,“趕緊地,我們立即去城南。”

    十幾個也還是少啊!趙無憂在魂海里模擬起兩位搜查官化身十幾人之后的情形。18臺屏障發生器要全部開啟才能產生阻隔作用。他們只能考慮先開啟一部分,留下一部分留“人”留守,另一部分“人”去幫另外十多人轉移居民。

    可趙無憂看了,他們劃出來的民房足有上百戶。平攤下來,1個人要負責10戶左右。若是城南和城北稍微出點變故,獸族軍隊提前突擊到城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將全部劃為烏有!

    “這樣!”趙無憂也做出了決定,只聽他對被安排留守城東的搜查官道,“我給你們留100骷髏,指揮權也交給你們,它們能存在1小時,足夠你們完成居民轉移和屏障啟動任務。”

    與此同時,趙無憂在契約頻道對二傻道:“二傻,魔法波動拜托你了!”說完,他不等二傻回應,在搜查官們驚奇的目光中,凝聚起“臨時雇傭軍.二疊”。片刻之后,100座召喚之門如繁星般在他們周圍同時洞開,接著,100具骷髏士兵從召喚之門里蹣跚走出!

    搜查官們被這100具骷髏驚得目瞪口呆。他們還有些發酸的下巴再次bèi pò上崗。

    天天和魔法打交道,但他們從未見過如此使用符文增幅魔法的!

    天天和犯罪的魔法師打交道,亡靈法師尤其多,但從未見過一次性能召喚100個骷髏的!

    ——那是“臨時雇傭軍”,原效果只能召喚10個骷髏兵!

    ——“臨時雇傭軍”是喚靈類效果,平日里沒有誰敢在城市范圍內使用它。神圣教廷雖然不在了,但“不得褻瀆死者遺骸”的法律卻依舊還在!

    ——撒旦魔法師在施法過程中,沒有喚起城內任何的“靈”。他喚的“靈”全來自召喚之門的另一端……

    趙無憂被叕叕雙綠色的眼睛盯得發毛!最后在他承諾事后為他們解惑的之后,搜查官們才肯放下對趙無憂的“癡纏”。

    互道珍重之后,趙無憂和很有錢的搜查官領隊才終于踏上通往城南的路途。21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