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他們覺得是不公平的

作者:艾又蓮
    每個對她不利的人,或者是對她不利的事情,她都可以用的一把刀,而且只要稍微好一點,就可以將這把刀發揮到極致的一把刀,慕容冰機雖然不喜,卻也忍耐著。

    顧長風缺酒這么以為自己可以小心翼翼的將自己喜歡藏在了心里,可是他不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的,都被慕容冰潔給看在眼里,甚至是有時候,慕容冰潔會覺得顧長風愚蠢無比。

    就是自己的一個微笑就可以燦爛起來的男人,未免也太過好對付了一點,這是慕容冰潔心里的想法。

    而顧長風即使知道慕容冰潔的想法,以他的聰明又何嘗不知道,慕容冰潔對于他來說是怎樣一種感情,更多的是利用。

    顧長風卻又甘愿被她所利用,覺得自己至少仍然有被利用的價值,才是最終為重要的。

    他能夠多為慕容冰潔做一點事情,就是多為她做一點事情,這是毋庸置疑的,無論怎樣,在他的生命里面,如果慕容冰潔需要,他會第一時間出現,充當慕容冰潔最為優秀的坐騎,或是最為優秀的一把刀。

    顧長風從來都只將這樣一份感情埋藏在了心里,什么時候都是這樣,底下的兄弟很不理解,為什么要為一個女人賣命,明明就不值得,錢,哪里都可以賺得到,可是他們跟的是顧長風。

    但是顧長風卻對慕容冰潔唯獨死心塌地的,對于慕容冰潔的命令從來都沒有違抗過,幾乎所有的兄弟都知道顧長風對于慕容冰潔的特殊感情,甚至是對于顧長風來說,他們覺得是不公平的。

    然而,這個當事人,顧長風卻并不覺得,屢屢阻止了組織內人心的變動,所以說,nL組織只要有顧長風在,就不會散,而慕容冰機誒也能夠繼續用著這一個暗黑組織,繼續操作運轉著。

    每一個暗黑組織都有著自己的食物鏈,更是有自己的關系網,會有自己的公司集團,所以他們才能夠繼續購mǎi qiāng支一類的東西,才能夠不停的吸納人進來。

    因而左岸酒才會是一個最為引人耳目的地方,但是往往就是這樣,最為危險的地方就是最為安全的地方,有多人來了這里,因為換不上賭債還有毒債,只能是進入了nL組織。

    而正也是因為這一點,他們才能夠為組織死心塌地的賣命,這是慕容冰潔的陰毒,也是她能夠把握人性的一點。

    當所有人都覺得慕容冰潔作為一個女人來說,真心是毒如蛇蝎,卻在顧長風看來,卻是另外一番風景。

    顧長風覺得很少會看到行事如此狠辣果決的人,而曾經流露出來的溫柔才會顯得那么的可貴。

    顧長風是看過慕容冰潔溫柔的人,也是感受過慕容冰潔溫柔的人,所以在心里覺得,自己跟慕容冰潔之間的感情不太一樣。

    而顧長風卻不知道到底自己看到的那一面究竟是慕容冰潔刻意偽裝出來,還是真心流露,這一切都已經無法考究了,只是那一抹驚鴻之笑,已經深深的映刻在了顧長風的心里。

    “拿紅酒來,我們來喝一杯。”慕容冰潔淺淺的彎著笑意,一抹溫柔的神色如水一般蕩漾開來。

    顧長風看得癡了,很久才反應過來,走去酒窖拿了一瓶98年的拉菲,緩緩的將兩個紅酒杯子斟滿了。

    顧長風已經很久沒有看大過慕容冰潔開心笑著的表情了,那個時候,自從葉銘寒宣布跟秋之翼訂婚之后,就再也沒有看到過慕容冰潔有哪一天是真正的開心的笑著的。

    而他的心情沉重的同時,為著慕容冰潔低落的心情難過,更是為自己難過,但是那又怎么辦呢,他更希望的是能夠看到慕容冰潔幸福,這樣,比什么都好。

    如果慕容冰潔不開心了,只要是慕容冰潔想要的,他顧長風會二話不說,替她給搶來,奪來,或者是用盡各種辦法,只要是能夠讓慕容冰潔展顏歡笑的,顧長風心里都無比覺得值得。

    顧長風將酒杯遞到了慕容冰潔的面前,雖然心里也替慕容冰潔這一次終于能夠得償所愿了,可是心里的某個角落里還是悲傷彌漫開來,可是卻也被慕容冰潔的一顰一笑所占據了。

    “有點嗆鼻子,你自己慢慢喝。”顧長風溫柔的叮囑道。

    “行了,給我,這種酒我又不是沒喝過。”慕容冰潔眼里閃過一絲不耐煩,卻完全沒有注意到顧長風驀的失望的眼神。

    只不過,一瞬間,就很快的掩飾了過去了。

    “接下來我們還需要做什么嗎?”顧長風想要跟慕容冰潔多說話,不知道為什么,心里聽著慕容冰潔柔柔的聲調,心里就是無比的舒坦和舒服。

    慕容冰潔沉吟了一下,低頭抿了一口紅酒,眼眶里盡是疏狂的笑意,“還不急,怎么了,你們倒是急了?”

    “希望你能夠盡快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顧長風只是聳聳肩,微微一笑,像是只為慕容冰潔著想的樣子。

    “我想要的東西么,還沒有得不到的,你看著!”慕容冰潔看著顧長風一字一句的說道,表達了自己勢在必得的決心。

    可是有的時候,就是這么的讓人難以接受的。

    顧長風命名的知道那個答案,可是心里忍不住還是一痛,世界上最為難受的事情,對于顧長風來說,就是自己喜歡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表達對于另外一個男人的勢在必得而慕容冰潔也從來都沒有在乎過他的心情。

    從未有過的痛感,彌漫心間,有時候顧長風會在想,如果有一天,慕容冰潔真的嫁給了葉銘寒,那個時候他又應該怎么般呢,是不是會像是現在這樣,只要看著她幸福就可以了。

    然而,內心里面一個角落的一種聲音卻在死命的叫囂著,每次都想要強自按壓下去,卻始終都會冒了出來。

    慕容冰潔見顧長風神色有點不太對勁,這才有些動容的問道:“你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就先回去。”轉過身,便不再看他一眼,似乎這一眼就像是奢侈一樣,就像是高貴的憐憫一般。

    可是在顧長風的心里這一眼,就是溫柔的一眼,對于自己無比關心的一眼,心里微微舒服,總算,慕容冰潔對于自己也不像是表面的那么的不關心。

    “我沒事,我再陪您一會兒。”顧長風拿著自己的酒杯,輕輕淺淺的話喝了一口,此刻慕容冰潔眼里的風景石酒里面迷醉的人群,而他的風景都永遠只有眼前而已,眼前這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姑娘。

    很多人對于顧長風對于慕容冰潔之間的感情有些不太明白和不解,就連刀疤男也覺得,每次看到顧長風癡戀的看著慕容冰潔的眼神,如果他是一個女人的話,自己都會被融化了,可是慕容冰潔非但一無所覺,還是每次都會對顧長風任意依賴,甚至是發泄著自己的怒火。

    刀疤男就這么在一旁的臺上,看著遠遠的兩個背影,一看就知道是顧長風和慕容冰潔。

    陳夢此刻正倚在了刀疤男的身上,遠遠的看著顧長風的背影,有些癡戀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今天你們沒有去忙嗎?”陳夢想是無意間提起來一樣,只是對于刀疤男的關心一般。

    “都已經忙完了,看慕容的樣子,似乎挺滿意的,你不知道她之前將顧大哥罵的有多兇。”

    陳夢嬌小的身材此刻正好能夠坐在刀疤男的懷里,人雖然這里,心卻仍然在前方兩個人的身上,一個是她喜歡的人,一個是她心心念念都想要將之挫骨揚灰的人。

    眼睛里面閃過一絲仇恨,卻轉而煙消云散,這股仇恨,唯有看到慕容冰潔倒霉才會消散,而陳夢現在在這里的意義,也不過是因為這樣。

    有些時候陳夢回想,如果不是慕容冰潔,她還好好的在葉氏集團當自己的前臺,可是如今呢,這個樣子,見不得光,似乎只能是這樣依附在兩外一個人身上。

    就連當初的那些夢想,此刻都顯得可笑之極。

    “你說,你的顧大哥是不是喜歡慕容冰潔,我看他那樣子,全程的眼神都在慕容身上啊。”陳夢自從來了左岸酒,就跟隨者刀疤男這么喊慕容冰潔了。

    他們私底下都會這么喊,但是實際上接觸慕容冰潔的機會并不多,更多的時候,都是他們通過顧長風,被顧長風下達命令的。

    “這還用看嗎,顧大哥一直都喜歡慕容,只不過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是不是你們女人都這樣,特別享受一個男人對自己的喜歡,然后又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刀疤男有些好奇的盯著陳夢看。

    “你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是慕容那個女人。”陳夢眼里閃過一絲不屑,被刀疤男盯著有些坐立難安起來。

    刀疤男又朝著陳夢的臉上啵了一口,眼神里面滿是滿滿的喜歡,“我知道你不是。”

    陳夢有些暗暗心驚,這句話倒是模棱兩可的,畢竟兩個人之間其實很多時候都只是開玩笑居多。

    而就是這么認真的樣子還是稍有的,到底刀疤男說的是陳夢不是慕容冰晶,還是說陳夢不是那樣的人。

    只是陳夢突然這一刻覺得刀疤男也絕不會是像是表面那樣,就是那么簡單的相信她,或許他應該知道點什么,還是其他的什么,陳夢不想多想,至少這一刻刀疤男并沒有提出來,那么她也不會去提。

    這種事情只有自己知道最好,如果萬一是被發現了,到時候再解釋,至少現在刀疤男還沒有發現什么啊。

    刀疤男見陳夢面色有些古怪起來,擔心的問道:“你最近不是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我現在送你回去?”

    “哪里有那么嬌貴,我是過來上班的,你看現在我還在這里休息,難道不是休息嗎?”陳夢輕輕的嗔怪了刀疤男一眼。

    卻被陳夢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給躲掉了,沖著刀疤男呵呵的笑著,眉眼都彎了起來。

    刀疤男也不以為意,只是看著陳夢笑,總是覺得自己當初的決定真的沒有錯,如果一個男人這輩子愛上一個女人的話,那么久就會認定她,就連刀疤男也是這樣。

    他們過慣了刀口舔血的生活,此刻又有溫香軟玉在懷,又有什么時候是比現在更好的呢。

    陳夢看著看著刀疤男,又看了眼前面的兩個人呢似乎相談甚環的樣子,心里莫名就有了嫉妒的種子在生根發芽。

    怎么樣一個狠毒如蛇蝎的女人,卻有著這么優秀的男人愛著她,還不知足的,陳夢真的是已經在心里將慕容冰潔給罵了千千萬萬遍了。

    可是再怎么樣,在心里罵,卻也仍然不解氣,看著那一道背影,陳夢心里狠狠的想著,就算再怎么樣,她會讓慕容冰潔也嘗到那種痛苦的。

    雖然說現在她還不可能做什么,但是又刀疤男再,還怕什么嗎,她陳夢最習慣的便是等待了,她會等待一個有利的時機,這個時機也會很快的到來的。

    雖然說刀疤男心里對于慕容冰潔的成見其實很深,也是因為顧長風,因為身為一個男人,當然知道一個男人心中的哭,這是同病相憐,明明沒有可能,卻也愛的深沉。

    從前刀疤男不理解這種感情,心里也為顧長風感到不值,至少,對于他們這一種亡命天涯的人來說,的確就是這樣,感情只會是他們的累贅。

    不過,這也是他管不著的,顧長風也不會聽任何人說,有時候男人就是那樣奇怪,明明得不到,卻拼了命的都想護一個人周全。

    所有發生的事情,他刀疤男管不著,只知道現在的自己過得很好,至少,這一輩子有了陳夢,他可以完整了,就像是得到了圓滿的救贖一般。

    陳夢雖然心里是有些介意的,盜版男覺得這只不過是時間早晚問題而已,等到陳夢真正的熟悉了這一行的話,他敢保證,陳夢會對自己有好感的。

    兩個人身子沒過多久,就糾纏在了一起,在這樣喧囂的酒里面,這樣的場景并不奇怪。

    ……

    顧長風看到了刀疤男哪一邊,不過是憑借著熟悉的感覺判定的,畢竟刀疤男伸出的位置比較暗,但是還是能夠看得清刀疤男現在在做的是什么事情。

    不由得身上一熱,身上也開始有了反應起來。21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