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都市小說 >> 第418章 突破格局(書號:222306

第418章 突破格局

作者:文武林
    按照趙老先生的想法,工人們改進了生產技術,提高了爐溫。三天以后,春曦得到了成品。趙老先生看了看成品,道:“按照我的辦法,顏色質量改善了許多。看來,這個辦法很管用!在這個基礎上,我再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再提高一點兒。”

    春霖和長安贊嘆道:“我們已經覺得很不錯了。和之前相比,真的已經取得了質的飛越了!”

    春曦道:“多虧了前輩,否則,我們真的沒有福氣見到這么鮮亮的顏色了!要是還能精益求精,那簡直是太完美了!簡直是藝術杰作!”說到這里,不由得笑了起來。

    趙老先生道:“我從年輕時候就開始從事制陶手藝,已經積累了多年的經驗了!我雖然不懂洋人們的技術原理,可基本的流程還是懂的!”

    長安道:“前輩見多識廣,自然練就了火眼金睛,能一樣發現問題的癥結所在!我們這些年輕人,包括生產工人們都對前輩佩服的五體投地!”

    趙老先生笑了起來,道:“哪里!我哪里有那么的神通廣大呢!我倒是覺得,春霖和你都是很有魄力的人,能把這爿廠子搭理的如此興旺!”

    春曦接口道:“可不是!我哥嫂都是很厲害的人!我一直都跟著哥嫂學習呢!如今,趙老前輩又給我們指點了迷津,簡直是我的福氣!”

    長安趁機問道:“不知道能不能把我們中國傳統的制陶工藝和西洋玻璃工藝結合起來呢?兩者相得益彰?春霖和我一直都有這樣的想法。”

    趙老先生說:“完全可以嘗試一番。其實,我壓根就不是保守的人。平日里,我看見洋人們生產出的玻璃工藝品,也時常在琢磨,能不能利用洋人技術的長處呢?如今,我們既然都有這樣的想法,不妨嘗試一番!”

    聽完趙老先生的話,春霖夫婦和春曦都滿懷著希望。三人憧憬著將來的成功。峨眉春和歡喜月聽說了好消息,向三人祝賀。那天,春霖夫婦和春曦都興高采烈的,在峨眉春家里吃過晚飯。

    三人回到大飯店,看到沐陽和凝萃正在大廳里等著呢。春霖道:“沐陽,我們正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呢!”

    沐陽和凝萃走了過來,向三人問好。春霖笑道:“我們遇到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春曦師父的親家是景德鎮陶瓷世家的掌門人。他去廠子里看過了,建議提高爐火溫度。按照前輩的建議,我們生產出的玻璃工藝品真的色澤明亮了!另外,他還有繼續改進的技術。而且,他也答應把中國元素融入到西洋玻璃制造工藝里!”

    沐陽和凝萃聽到這個消息,也都覺得很開心。可是,長安畢竟是個很細心的人。她發覺,凝萃好像有什么事情。她不由得說道:“我們還是到對面的咖啡館里坐一坐!”

    眾人來到了咖啡館里。服務生送來了咖啡和糕點。春霖和春曦照舊滔滔不絕的訴說著玻璃工藝的事情。可沐陽和凝萃卻一直沉默著。長安急忙說道:“春霖,春曦,你們先不要說廠子里的事情了。我想,沐陽和凝萃肯定有事情!”

    春霖和春曦立即停了下來,打量著心事重重的沐陽和凝萃。沐陽看了一眼凝萃,凝萃低聲道:“這幾天,我覺得有些不對勁兒!我獨自上街買東西的時候,發現有人暗地里跟著我!”說到這里,便戛然而止。

    長安,春霖和春曦聽到這話,都頓時警覺了起來。長安問道:“凝萃,你先不要著急,慢慢說!”

    凝萃繼續低聲道:“我發現兩個戴著黑禮帽、穿黑大衣的年輕人跟著我!他們看起來都只有二十多歲,很精壯,眼神里滿是殺氣!我已經發現好幾次了!真奇怪!我們在九港壓根就沒有得罪過什么人,怎么會有人暗地里跟著我呢?難不成是上海那頭的人?”

    長安道:“真奇怪!你在上海那頭能得罪什么人呢?陸懋琦和曉兒現在在九港定居!”

    凝萃看了一眼沐陽,情不自禁的握住了他的手,憂心忡忡的道:“我想,會不會是鬼子派來的人!他們是不是知道我當年謀殺崗村小野的秘密了呢?”

    這句話立即引起了長安的擔心。她不由得說道:“當初,崗村小野被謀殺的事情鬧得滿城風雨!我想,鬼子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肯定暗地里打聽nèi mù!紙包不住火!肯定有泄露秘密的時候!你和陸懋琦雖然已經離開了上海灘。可是,大帥府里的那些人還都在上海灘!尤其是董槐園!他先前給陸懋琦做事!他肯定知道很多nèi mù的事情的!另外,陸懋琦的貼身兵卒也有泄密的機會!”

    凝萃聽到這里,點了點頭,道:“對!長安姐說的很對!當時,我和陸懋琦接頭見面的時候,都是由一個化裝成服裝店伙計的兵卒幫忙的!這件事情只有我和沐陽知道。他的爸媽還都不知道呢!我們不想讓老人們擔心!我也沒有告訴上海的家里!”

    沐陽道:“凝萃發現有人跟蹤她以后,我的心里一直覺得忐忑不安的!我想,肯定是鬼子們派來的人!”

    春霖道:“這樣一來,凝萃和你就很危險了!我想,你們不妨請兩個私人保鏢!”

    春曦接口道:“不知道陸懋琦知不知道這件事情!我想,這件事情應該讓他知道!”

    凝萃道:“我也正打算去見陸懋琦。可我們壓根就不知道他現在住在什么地方!”

    長安道:“你別急!我把他的住址給你們!我想,這件事情還是告訴他一聲!”說著,便把陸懋琦的住址告訴了凝萃。

    沐陽道:“事不宜遲。我和凝萃這會兒就過去!另外,我們明天就去保鏢公司!”

    春霖道:“我認識這里保鏢公司的人。你們放心,我等會兒就去,保證給你們找兩個得力的保鏢!”

    凝萃道:“那太謝謝你們了!這會兒,我和沐陽先去見陸懋琦!”說著,便和沐陽匆匆的起身,離開了咖啡館。

    春霖,長安和春曦目送著沐陽夫婦走了。春曦感慨道:“凝萃和沐陽剛過了幾天安穩的日子,沒想到,倆人竟然又遇到了麻煩!肯定是鬼子派來的人!凝萃和沐陽真的很危險了!”

    長安道:“我想,凝萃的爸媽還都在上海灘。鬼子們千萬不要動歪心思呀!”

    春霖道:“凝萃肯定已經想到了這里。她肯定會給她爸媽發電報的!陸懋琦知道了這件事情,不知道會作何感想?當年,要不是他多事,豈能讓凝萃跟著受牽連呢?”

    長安道:“這也不能完全怪懋琦。當年,凝萃的心里是恨毒了崗村小野的。除掉崗村,也是她自己的意思!只是,鬼子們一天不死心,凝萃就一天不得安寧!”說到這里,眸光里涌出了焦慮的神情。

    沐陽和凝萃來到了陸懋琦的公館里。曉兒看到倆人來了,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因為,她從倆人的臉上看到了焦灼和忐忑。陸懋琦正在樓上洗澡。他聽說沐陽夫婦來了,急忙換好衣服下樓迎接。

    曉兒已經請倆人落座了。懋琦問道:“什么風把你們兩口子吹來了?你們可是稀客呀!”

    凝萃皺著眉頭,道:“這幾天,我發現有人暗地里跟蹤我!我想,肯定是鬼子們察覺了什么!”

    懋琦和曉兒聽到這里,互相看了彼此幾眼。懋琦驚訝的問道:“什么?竟然有這種事情!竟然有人暗地里跟蹤你!”

    凝萃定了定神,道:“沒錯!確實有人暗地里跟蹤我!我和沐陽在這里壓根就沒有仇人。我想,肯定是鬼子們察覺到了什么!當年,崗村小野被我殺了,這件案子一直沒完。上海灘那頭……我們的熟人實在是太多了!董槐園,還有你的貼身兵卒……這倆人也許說漏嘴了什么……”

    懋琦聽到這里,道:“很有可能!尤其是董槐園!我是知道他的毛病的!他只要一喝多,嘴上就沒有把門的,什么秘密都能說出來!”

    凝萃道:“秘密既然已經泄露了,我們只能積極應對了!只是,你如今也是尋常百姓了,身邊沒有武器了,哪里能幫上我的忙呢?”

    其實,她說這話是帶著諷刺的意思的。懋琦當然能聽得出話里的諷刺。他微微的一低頭,道:“如今,我雖然沒有權利了,可我的手里還有錢!有錢能使鬼推磨!我會給你請保鏢的!”

    凝萃一擺手,冷笑道:“我自己會花錢請保鏢的!這次來,我是想提醒陸大帥,鬼子們既然知道了秘密,肯定也知道幕后的策劃者了!你可要小心呀!”說到這里,故意深深的看了曉兒一眼。

    曉兒一直在聚精會神的聽著倆人的談話。她的心里已經很忐忑了。這會兒,她聽了凝萃的警告,心里愈發的慌亂了,忍不住站起身,喊道:“我們還是趕快離開這里!我們去國外!”

    懋琦道:“曉兒,你先不要擔心。孩子在樓上睡覺呢!你不要大呼小叫的!你上樓陪著孩子!”

    曉兒憂心忡忡的道:“看在孩子的份兒上,我們還是去國外!現在可不是你充英雄好漢的時候了!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孩子著想呀!”

    懋琦道:“你別擔心。事情還沒有搞清楚!我的心里會有數的!你還是上樓陪孩子!”

    曉兒緩緩的搖了搖頭,眸光里閃爍著忐忑之情,惴惴不安的上樓了。來到二樓,她站在樓梯口,轉身看了凝萃一眼,隨即便深深的嘆息了幾聲。

    懋琦看見曉兒上樓了,對凝萃道:“你先不要著急!首要任務是給你雇保鏢!另外,你的爸媽還在上海灘。你也應該及早安排倆人來九港!”

    凝萃道:“你放心!我已經給上海那頭發電報了,我爸媽應該已經收到了電報。倆人肯定會抓緊時間趕來九港的!”

    沐陽道:“當初,凝萃是聽了你的話,才卷入其中的!陸先生,你是當年的幕后策劃者!你當然要為凝萃的事情負責任!”說到這里,眸光里涌出了憤恨的神情。

    懋琦道:“我當然會負責任的!”頓了頓,道:“其實,我想,當年,凝萃的心里肯定也盼著能早日除掉崗村小野!她畢竟是被崗村逼婚的!對于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凝萃的心里肯定充滿了仇恨!”說到這里,故意對凝萃冷笑了幾聲。

    凝萃咬了咬下唇,道:“沒錯!你說的很對!當年,我是bèi pò嫁給了崗村!我的心里自然對他恨之入骨!當時,我之所以肯答應給你幫忙,和你一起策劃謀殺崗村,實在也是為了我自己考慮!可是陸先生,我們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嗎?我們現在需要一起面對危險!”

    沐陽道:“不管當時凝萃的心里有什么想法!她畢竟成功了!可如今,麻煩又來了!鬼子們不會善罷甘休的!陸先生,你和凝萃都身處危險之中!況且,你還是個有孩子的人!”

    懋琦道:“我的心里有數!容我考慮一晚上,明天給你們答復!你們要是愿意,也可以隨著我一起移mín guó外!過無憂無慮的日子!”說到這里,便驀然站起身,匆匆的上樓了。

    沐陽和凝萃眼瞅著懋琦的身影上樓了,倆人隨即起身、離開了陸公館。回到大飯店里,倆人把陸懋琦的態度和想法說了出來。

    春霖道:“我想,陸懋琦這個怕死鬼肯定會跑到國外去的!”

    長安道:“我們和他打了這么多年的交道,豈能不曉得他的心性?當初,他為了曉兒和孩子,毅然放棄了上海灘大帥府的位子……如今,他肯定會再次為了家庭而逃跑的!”

    春曦道:“我們不要管他和曉兒了!反正倆人有的是辦法!如今,我們真的擔心凝萃和沐陽的安危了!”

    沐陽道:“凝萃已經給上海那頭發電報了。她的爸媽肯定會趕來的!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南洋!先在那里避一避風頭!”

    長安道:“剛才,我們三個人商量了一番,也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了!你們暫時去南洋躲一躲!總不見得,鬼子能追到南洋?”21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