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她最狼狽的時刻

作者:罪劍問天譴
    仿若一道晴天霹靂,將慕容好劈的徹底愣怔在了原地。

    她奪過女主任手中的圖,仔細看去,每個細節都和她的設計稿完全相同。

    “看到了,這是鴻昌大學冠軍胡雨桐的作品。”

    將慕容好那呆愣的神情收歸眼底,女主任有些嫌棄的掃了眼辦公室外的保安。

    “嘖嘖嘖,真看不出來,這樣清純的小姑娘竟然是抄襲來的。”

    “現在的人都不能看表面,看似清純,背地里還不是黑心?”

    “就是,拿著抄襲的底稿,也好意思來投。”

    周圍的人紛紛指責著她,慕容好的眼前一陣陣發黑眩暈。

    她被人整了,胡雨桐奪冠的設計是她的!

    張了張口,慕容好想要反駁卻是說不出來話,急火攻心,她只緊緊的抱住了胸前的設計底稿。

    “還不將她趕出去,丟人現眼,沒的影響咱們公司的風氣!”

    女主任嫌棄的喊道,最先推薦她的經理也覺得臉上掛不住,當下示意保安進來趕人。

    被保安重重一推,慕容好這才反應了過來。

    “我是被冤枉的,這設計是我的,是胡雨桐盜用了我的設計!”

    她竭力反駁,卻沒人聽她的話,五大三粗的保安只生硬的將她往門外推搡而去。

    “這設計真的是我的!”

    慕容好不甘心的再次喊道,女主任聽的煩心,抓起一杯清茶便朝著她潑去。

    茶水冰涼,里面的茶葉蓋了她滿頭滿臉,水漬順著她的劉海滴滴答答淌下。

    “不服氣,去找你們學校領導,我們只認校方說的話。”

    經理看慕容好實在不甘,仿佛真有冤屈,在她被徹底推出去之前,低聲說道。

    找校方嗎?

    仿若光亮的白晝,將慕容好腦子中的混沌一掃而光,她感激的看向了他。

    下一刻,保安粗魯的將她推了出去。

    龍騰的保安并不知道憐香惜玉,慕容好嬌弱的身體被他們粗暴的推到了公司主樓臺階之上。

    “放手,我自己會走!”

    她掙扎呼叫,保安厭煩的加了兩份力氣。

    “啊!”

    隨著一聲尖叫,慕容好重重的跌落在了臺階之下。

    劇烈的痛從腳腕上傳來,她輕輕吸氣,看向腳踝,那里已經紅腫了起來。

    “一個抄襲別人作品的人,在這兒裝什么大小姐。”

    幾個保安說完便離開,慕容好揉著自己的腳踝,強自忍住那就要奪眶而出的眼淚,“你們什么都不知道,憑什么說我抄襲,那明明就是我的設計被人盜用!”

    沒人回答她,那幾個保安已經走的遠了。

    真痛!

    回過神來,她狼狽的胡亂擦了下臉,這才顫顫巍巍的扶著旁邊欄桿起身。

    身上的衣服都被茶水給污臟了,這幅樣子,簡直就是傳說中的落湯雞。

    慕容好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抬起了眸子。

    在她對面,三個男人正靜靜的打量著她。

    為首的男人一身黑色修身西服,越發襯托的他身材高挑,眉眼清冷,五官深邃。

    陽光灑落在他身上,如同古希臘神話中下凡的天神。

    宮翌晨。

    慕容好在心底近乎呢喃出來了他的名字。

    她記得以前姐姐還沒出事的時候,看到她受委屈,宮翌晨都會走過來,幫她處理麻煩。

    那時,他雖然不喜歡對她笑,但深邃的黑眸中,卻總有著淡淡的欣賞的光。

    而現在……

    清楚的將男人黑眸中嫌棄的神色收歸眼底,慕容好抹了把臉,粉嫩的唇再次彎起了自嘲的弧度。

    她最狼狽的時刻讓他看到,想來,他只會更加厭惡。

    避開了宮翌晨的視線,她轉頭扶著欄桿慢慢的向公司外面走去。

    左腳踝劇痛難忍,她的步伐難免有些凌亂。

    身后,宮翌晨靜靜地看著她走開,深邃的眸黯淡了下,若有所思。

    “宮少,咱們走嗎?”

    秘書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宮翌晨立刻回神,聲音低沉而清冷,走。

    收拾好了身上的狼藉,慕容好一路向著醫院而去。

    她風風火趕到醫院骨科二樓203,胡雨桐正坐在病床上看著書,神色淡然。

    “你還有心思看書?”

    看到胡雨桐那一臉淡然的神情,慕容好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戲弄。

    “胡雨桐,你還敢說你獲得冠軍的設計,是自己的嗎?”

    看到慕容好氣勢洶洶的質問,胡雨桐根本不慌張。

    “哦?看來你知道了。”

    將手中的書籍放下,她好整以暇的看向慕容好,“怎么,是不是很生氣?”

    “不過,你生氣也沒用了,我有校方證明,大家都說這是我的設計。”

    嘲諷的看著慕容好,胡雨桐接著得意洋洋,“我勸你還是不要白折騰了,浪費時間和精力,有這點功夫,你還不如趕快去籌錢。”

    不然,她不會放過白萌萌的。

    胡雨桐得意洋洋的嘴臉,在慕容好的眼中十分嘲諷。

    她說的沒錯,她的手中有學校開的證明,不管到哪里,別人都會相信她,而不是自己。

    但,自己是不會讓胡雨桐這樣得意下去的。

    纖細的手指攥緊了拳頭,因為太過用力,手指關節有些發白。

    尖銳的指甲刺破了手掌心肌理,淡淡的血腥味在空中四散彌漫開來。

    慕容好深深吸一口氣,勉強讓自己平靜下來,不再去看胡雨桐那小人得志的樣子。

    校方證明,對嗎?

    她會讓胡雨桐手中的校方證明變成一張白紙。

    回到教室中,慕容好抬眸就看到正在收拾東西的白萌萌。

    “回來了,我馬上就要走了。”

    白萌萌一邊將書籍裝到背包中,一邊平靜地對她說道。

    “你這是要去哪兒?”

    看著白萌萌那滿臉淡然的神色,慕容好不知道為什么,只覺得心頭有一股不好的感覺。

    “我想好了,回家去把這件事和父母說明白。”

    她微笑著拍了拍慕容好的肩膀,“qīng tiān bái rì朗朗乾坤,我就等著她來告我,還就不信這世上沒有王法了。”

    她并不是故意將胡雨桐推下樓梯的,就算真的走到法庭上,胡雨桐也不能當真扭曲事實冤枉她。

    但,白萌萌怎么知道胡雨桐的丑陋面容呢?

    看著閨蜜那淡然中帶著凄惶的神情,慕容好深深嘆了口氣,并沒有將在醫院中發生的事告訴她。

    算了,就讓她安心地離開學校。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