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那不是(書號:222307

第一百三十三章 那不是

作者:罪劍問天譴
    譚晶偷偷摸摸的回到了休息室里面,見著陸曉白坐在桌子前,正看著她進來。

    “東西呢,拿過來。”

    陸曉白伸來伸手,看著譚晶面上為難的神色,她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起來。

    “你這是什么意思,你不會告訴我,你什么東西都沒有拍到?”

    “曉白姐,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你也知道,宮總的身邊跟著那么多的保鏢,要是我做的太明目張膽了的話,肯定是會被發現的,到時候我暴露了不要緊,我怕的就是連累了您,那可就不好了。”

    譚晶連忙說道:“我站得遠,雖然不清楚所有的事情,可是厲先生那邊也是過去了的,就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我想,肯定都在曉白姐你的掌控之中。”

    譚晶的話語沒有讓陸曉白的臉色有一絲的好轉,她狠狠的瞪了譚晶一眼,罵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我要你有什么用!”

    她胸脯因為怒氣而劇烈的起伏著,看著陸曉白這么生氣的樣子,譚晶的面上有些誠惶誠恐,但是心里面卻是不以為然。

    不就是拍個視頻嗎,就算是沒有拍到,何必發這么大的火,更何況,之前的事情她都是把自己推出來,也不考慮考慮她的安全!

    譚晶越想,對著陸曉白的心里面就越是不滿起來。

    只不過當陸曉白的助理福利還是挺多的,就算是她心里面不滿,也不可能跟陸曉白撕破臉皮,只是口中說著:“曉白姐,我不是故意的,你就消消氣。”

    陸曉白冷哼了一聲,突然問道:“厲別熙在那里呆了多久?”

    雖然沒有拍到視頻,但是好歹厲別熙也過去了,她就不相信,男人這么光明正大的去找慕容好,那個女人,還能夠弄出什么把戲出來。

    最好是在翌晨的面前將他們兩個人的jiān qíng坐實了才好!

    “曉白姐,我看著宮總似乎很生氣的樣子,那邊的氣氛我遠遠的都不敢說話,別熙哥也被趕走了,宮總帶著那個賤女人上了車,還不知道要怎么處置她呢!”

    譚晶自然是挑著陸曉白喜歡聽的話說著。

    聽著譚晶這樣說,陸曉白的眼中有些若有所思起來。

    翌晨居然帶著慕容好那個小賤人離開了。

    “叩叩。”

    休息室的門被人敲響,場務在外面叫道:“曉白,你準備好了沒有,到你跟厲老師的對手戲了。”

    譚晶看著陸曉白點了點頭,便走過去,開了門:“準備的差不多了,我們曉白姐這就過去。”

    關上門,陸曉白理了理衣服,又對著譚晶囑咐了一番:“待會我拍戲的時候,你注意一下厲別熙那邊有沒有什么東西。”

    男人并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他對著慕容好的在意,陸曉白看在眼中,現在慕容好被帶走了,陸曉白就不相信,厲別熙會真得那么的無動于衷。

    到了攝影棚的時候,厲別熙正在導演身邊坐著,聽著他講戲,導演抬頭見著陸曉白過來了,連忙殷勤的招了招手。

    “曉白,你過來,跟別熙一起聽聽這場戲,到時候發揮的也好一點。”

    陸曉白巧笑倩兮的坐在了另一邊,余光卻不停地打量著厲別熙,他面色如常,絲毫看不出點滴失意,這個男人……

    她正想著,就見著厲別熙的目光朝著她這邊掃了過來,而后朝她露出了一個如沐春風的笑意。

    但是這一抹笑意,卻讓陸曉白的身上,不知道為何有些發麻。

    連導演說的話都沒有聽進去。

    “……好了,我說的也差不多了,你們兩個對一對下,待會燈光準備好了,就開拍了。”

    導演拍了拍手,站起了身,將空間留給了他們兩個人。

    “厲先生看上去心情不錯?”

    陸曉白挑了挑眉頭,捂嘴輕笑。

    她話語之中夾雜著的試探厲別熙怎么可能聽不出來,只不過他唇角笑意如常:“又沒有什么難過的事情,怎么會心情不好呢?”

    “這樣就好,剛才我看著慕容小姐氣勢洶洶的被翌晨帶走,還擔心厲先生你作為她的學長,會很擔心呢,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

    “照陸小姐這樣說的話,被宮先生帶走我倒是不擔心,但是跟陸曉白兩個人呆在一起的話,我才應該擔心?”

    厲別熙話語輕輕,卻讓陸曉白一下子就變了臉色。

    她神情僵硬,顧忌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壓低了聲音:“厲別熙,你這是什么意思!”

    “沒有什么,陸小姐的心里面明白就好。”

    看著陸曉白這幅樣子,厲別熙的心中嗤笑一聲,而后淡淡說道。

    他面色如春,可是口中說出來的話語,卻是讓陸曉白的心里面驚駭不已。

    這個厲別熙,果真不像是表面那么簡單。

    “厲先生何必這樣子跟我說話呢,其實說起來,我們的立場,也不過是一樣的而已,不是嗎?”

    收斂好了自己的情緒,陸曉白繼續笑著說道:“你對慕容好有意思,我需要的是翌晨身邊的那個位置,其實要是這樣來說,我們兩個人交好,反而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情,你說呢?厲先生。”

    “我想陸小姐誤會我了。”

    厲別熙微微一笑:“我希望的,只不過她幸福而已,至于別的,我并不在乎。”

    “是嗎?”

    聽著厲別熙的話語,陸曉白幾乎咬碎了一口銀牙,她才不相信厲別熙真的那么大度。

    如果真的這么大度的就可以將慕容好拱手讓人的話,他何必剛剛眼巴巴的跑過去,不過就是不想跟自己合作,所以故意找的借口而已。

    真是可惜了,原本她還想著說不定可以借著這個機會,抓住厲別熙的把柄,。

    “既然這樣的話,那么我也只能夠祝厲先生你幸福了。”

    陸曉白假笑道。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