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尷尬窘境

作者:罪劍問天譴
    “好了,翌晨,有好好陪著我,我就很開心了,說什么照顧不照顧的,難道我自己就不會照顧我自己了。”

    慕容心淺笑著說道,打斷了兩人之間那這莫名讓她覺得不舒服的氛圍:“更何況,不是還有你嗎?”

    這話出口,她便捂住了粉唇,一臉歉意的朝著慕容好看去:“好好,我不是故意這樣說的,只是一時習慣,沒有改過口來。”

    隱隱之中,不僅將自己說這句話的理由解釋的干干凈凈,還隱晦暗指了一番,宮翌晨原本是她未婚夫的事實。

    她原本就剛剛清醒過來,雖然面上灑脫,可是要是真的有那么灑脫的話,怎么可能會做出自殺這樣的事情出來。

    要是慕容好因為她這句話心里面生了芥蒂,反駁些什么,那么就說明女人小肚雞腸,要是她不在乎的話……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會不在乎。

    “沒什么,宮總原本就是你的未婚夫,你才剛剛醒過來,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不管慕容心的心里面有多少想法,她都絕對不會想到慕容好會將這么事情這么大大咧咧的說出來。

    她原本走的就是懷柔路線,想要旁敲側擊的將原本屬于自己的位置拿回來,可是慕容好這賤人居然將事情都擺在明面上來說,倒是一時讓她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夠了。”

    宮翌晨語氣中有些隱藏的憤怒,讓慕容心有些揣測不出,他到底是因為慕容好的話憤怒,還是因為……她話語之中那具“原本應該是自己未婚夫”的單獨一句話而憤怒。

    “好好,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跟翌晨,在一起也有三年了,我只是一時沒有轉過彎而已,你不要多想。”

    瞥了一眼后面豎著耳朵聽的傭人,慕容心垂了垂眼,輕輕道。

    見她這樣為了原本屬于自己東西而示弱,男人的冷峻的面龐忍不住掠過一抹疼惜。

    “好了,進去。”

    宮翌晨淡淡,眸光掃了一眼周圍的傭人,被那裹著寒意的目光掠過,周圍的傭人紛紛低下了頭顱。

    只是能夠在宮家工作的,哪一個不是人精一樣的人,看著男主人的態度,心里面也知道了對待這位新來的慕容大小姐,是千萬不能夠怠慢的。

    慕容心要的就是這樣子的效果。

    她才來宮家,存的就是對付慕容好的心思,只是這些年過去,她的人早就不在了,要想對付慕容好,光靠她一個人當然是不行的,這些傭人,到時候自然也有她的用途。

    “王媽,帶心心上去看看她的房間。”進了客廳,宮翌晨叫過一邊的傭人,低沉的嗓音吩咐道。

    “慕容小姐,跟我來。”王媽客氣的說道,領著慕容心上了樓梯,上樓之前,慕容心不由看了男人一眼,雖然不想要看見兩人單獨共處,但是她也不會在這些事情上面露了馬腳。

    “王媽,你在宮家,多長時間了?”看了看房間,里面的擺設色調都是按照著她的喜好來的,慕容心柔聲說了句謝謝,而后有些不經意的問道。

    “我是老太太那邊派過來的人,在宮家待了很長時間了。”

    宮老太太那邊的人。

    那個老不死的,對著慕容好這個撿來的孫媳婦,倒是上心。

    想到這里,慕容心的眼底閃過一絲怨毒,面上卻絲毫不彰顯,繼續笑著說:“既然這樣的話,你一定照顧心心很久了,有你這樣的老人照顧她,我也放心。”

    “宮翌晨。”

    慕容心上了樓,男人坐在一旁,拿起iPad瀏覽起了新聞。

    感受著那渾身上下散發出的寒氣,慕容好雖然并不想要跟他有所交流,但是想到厲別熙的事情,和奶奶那擔憂的眼神,卻還是忍不住說道:“厲別熙的那件事情……”

    “你是想出解決方案了?”

    聽著那三個字從女人的口中吐出,宮翌晨濃眉皺成了一條直線,眉眼間寫足了不滿。

    他放下手中的平板,雙腿交疊,一種無言的壓力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讓人承受不住。

    “還是說,你打算求我?”

    求他?

    是,對于男人來說,這件事情于他不過是不值一提的小事情而已,可是,既然對他只是一件小事情,那么當初的時候,這件小事,又怎么會發酵成這樣的地步。

    一絲疑惑從慕容好的心中掠過,不過眼下的情況,卻令她來不及猜想那么多。

    “我……”

    “翌晨,怎么了?”慕容心從樓上走了下來,插話進來:“我看好好的樣子,怎么有些難色,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你幫忙?”

    “沒什么,不過一些小事而已。”見她下來,男人周身的寒意立刻散去了幾分,輕貓淡寫的說著。

    “這樣就好,不過好好,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話,盡可以跟翌晨說,他肯定會幫你的。”

    慕容心的笑容帶著幾分甜蜜,她雖然說著自己一時轉不過彎來,但是卻也沒有想要轉過彎來的意思,一舉一動,都在彰顯著仿佛她才是宮家的女主人,而慕容好,只不過是一個外人而已。

    用過晚餐,慕容心又無意提及自己昏迷了這么久,還沒有看看外面的變化,她不過幾句話而已,就讓向來清冷的男人為她改了主意,兩個人一同出去,留下頂著未婚妻名頭的慕容好獨自一人留在空蕩蕩的別墅。

    慕容好沒有跟著一起出去,反倒是覺得樂的輕松,但是看在一邊的傭人眼中,卻不像是這么一回事了。

    王媽看在眼里,也有些焦急,這位慕容小姐是什么來頭,她也明白,只是這些年看著,前些時候好不容易好好小姐才跟先生的關系好了一些,誰能夠想到,會來這一出?

    “少奶奶,你……”

    “王媽,我先接個電話。”看著王媽臉上那欲言又止的神色,慕容好的手機恰好響了起來,她神色微變,走到一邊,接了電話。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