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四百四十章 取悅(書號:222307

第四百四十章 取悅

作者:罪劍問天譴
    宮家的氣氛卻是難得的平和。

    傭人端上準備精美的晚餐,放在餐桌上面,慕容好同男人面對面的開始用起餐來。

    這樣溫馨平和的氣氛仿佛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如果說之前宮翌晨的心中還有些莫名的煩躁,那么現在他的一顆心就像是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平靜一樣。

    假如能夠一直這樣的話,好像也不錯。

    他的心中莫名其妙的閃過這一句話,而后這種想法又被他快速的給甩開。

    “這些天你在萊西集團工作的怎么樣。”

    男人淡淡的話語,在餐桌響了起來,令慕容好拿著刀叉的手不由一僵。

    她抬起眼,心眼當中有些疑惑的情緒,好像并沒有想到為什么男人忽然會問自己這句話的原因。

    “還不錯,怎么忽然想到關心我的工作情況起來了?”

    她并沒有多少被打擾到的情緒,而是回答了男人的問題。

    不得不說,現在女人的態度跟之前的她比起來簡直天壤之別。

    一直到現在宮翌晨都沒有察覺到她轉變的原因,或許在他的心中,也并不想要深究,因為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情,才能夠讓女人轉變得如此之快。

    “我關心我的qíng fù,不是應該的嗎。”

    他拿著慕容好的話語來堵她,聽他這樣說,慕容好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但是神色卻并沒有太多的不悅,仿佛宮翌晨的話語只是再正常不過的一句話而已。

    但是要是放在以前,她的面上必定會露出被侮辱的神情,覺得宮翌晨這樣做只不過是為了侮辱自己而已。

    “那么,你可以多關心關心我。”她微微一笑,話語之中帶著些許暗示,就像是一個真正的qíng fù一樣,期待著自己的金主對于自己的關心。

    用過晚餐,慕容好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走進浴室,脫下衣服,看著鏡子之中的自己,目光審視而冷靜。

    她知道,自己遲早是要走到這一步的。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拿男人來當報復慕容心的事情,那么她就不可以半途而廢。

    那樣,不論是對慕容心,還是對那個被戲耍的男人來說,自己都會慘遭報復。

    氤氳的氣溫逐漸上升,慕容好從浴缸里面走了出來,她肌膚雪白,僅僅只套上了一件淡粉色的浴衣,令她整個人有種難言的可愛魅力。

    即便是決定了要做出這件事情,但是真的做出還是讓她的心中有種說不出的緊張感覺。

    放輕松,慕容好,放輕松。

    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她開始給起了暗示。

    等到心緒真的逐漸平復了下來之后,慕容好才神態自若的推開門,朝著另一扇門走去。

    那扇緊閉著的門扉對于她而言就像是潘多拉魔盒一樣的存在,而現在,她就要親手打開這個潘多拉磨合。

    “叩叩。”

    她親自敲響了這個魔盒。

    門被拉開,露出男人的那張俊臉,他墨黑的發絲被水汽給打濕,身上傳來好聞的沐浴過后的香氣。

    淺淡的仿佛不像是這個霸道男人身上應該有的哪一種味道。

    “你來做什么?”

    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女人,將那些美景盡收眼中,他神情略略有些不太自在,別過眼去,耳根處攀上了紅意。

    只是低垂著眼眸的慕容好卻并沒有注意這一切,或許說,就算是她注意到了,也不會放在心上。

    “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說,我能夠進去說嗎?”

    她輕聲道。

    “一個女人,穿成這樣,單獨進入一個男人的房間里。”宮翌晨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慕容好,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

    這是一種無聲的邀請,宮翌晨的眼底閃過了一抹暗色。

    他心底的情緒一下子交織在了一起,說不明白他此刻到底想要在女人的身上得到什么答案,但是身體的反應卻是格外的誠實,聲音帶出了一抹暗啞。

    “我沒有一刻比現在更加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她雙手環繞住男人的脖頸,身上的清香傳進男人的鼻息之間,令他眼中多了幾分隱忍。

    女人唇邊的笑意仿佛帶刺的花朵,帶著誘人。

    她是真的很清醒,清醒的看著自己,如此從這一刻,開始墮落下去。

    溫熱的唇瓣仿佛獻祭一般的迎上了男人的薄唇,沒有任何技巧可言,但是僅僅就只是這樣的動作,就已經讓宮翌晨的心中掀起了一片漣漪。

    他毫不客氣,反客為主,在那處處點火的女人身上,開始了肆意的進攻。

    ……

    一大清早,看著從宮翌晨房間出來的慕容好,原本站在她房間想要叫她吃早飯的王媽看見,眼中閃過一絲吃驚,而后又開心起來。

    “好好xiao jie,你醒了,快收拾收拾,下去吃早餐。”

    王媽用一種看破不說破的目光看著慕容好,眼中是滿滿的慈愛。

    這下子可算是好了,先生跟好好xiao jie之間總算是和好了,要是老太太知道這件事情想必也肯定會高興的不得了。

    慕容好并沒有解釋什么,她清麗的面容上同樣也浮現出了一抹笑容:“好,我收拾一下,這就下去。”

    收拾好了自己,慕容好看著脖頸處的紅痕,在上面系了一根絲巾。

    “王媽,可以幫我拿早餐了。”

    女人溫柔的聲音從身后傳來,宮翌晨看似不動聲色,但是握著刀叉的手,卻不禁緊了幾分。

    慕容好走到男人的對面坐下,輕巧的說了聲:“早安。”

    “不早了,我在車上等你。”

    放下刀叉,男人邁著兩條長腿朝外走去,看他這樣,王媽不禁撇了撇嘴:“好好xiao jie,先生就是這個脾氣。”

    “我知道。”慕容好笑笑,對此并不在意,用過早餐之后,就上了車。

    “重新回到宮氏來。”

    一路上都安靜無言,在慕容好下車之前,男人的話語突然在車廂之中響了起來。

    莫名的,宮翌晨的心中居然有些緊張。

    在簽下上億的大單子,或者是跨國并購的時候,他的心或許都沒有現在這一刻這么緊張,只是為了從女人的口中,得到一個答案而已。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