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的百一十六章 十五年前的年少輕狂下

作者:日陽月陰
    江府的大堂內,在虞夫人離席后氣氛便變的極其古怪。江楓眠低首吃著飯食,一言不發,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的心情并不是很美好。

    江澄垂眸,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唯有兩小小聲的交談著。

    望著江刑冥忽然逼近的俊臉,趙曦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將心里的羞澀壓下。輕聲道,“三姨不喜的人甚至是說都不說,可是她卻在眉山經常提起你,甚至超過了那位江大公子。”

    虞夫人在眉山時不時的就和趙曦談論起江刑冥,警惕她說什么,不要和江道瞎鬧之類的話。

    這一切,都使得趙曦對這位曾經被稱為“天送神子”的江刑冥充滿了好奇。

    江刑冥道,“呵,定是什么指桑罵槐的話,我都習慣了。”語氣中充滿了不滿與無奈。

    趙曦道,“這……”

    江刑冥還沒有等她說完,便說道,“你也不用替你那三姨說道什么,這一切已經十六年,我早已習慣她的冷嘲熱諷。”

    他望著一言不發的江澄,眼中閃爍著不甘的光芒,呢喃道,“誰讓人家是嫡子,而我只是一個庶子呢。”

    趙曦注視著江刑冥的側臉,為什么?為什么她會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頹廢呢。

    收斂了一下情緒,江刑冥深吸了一口氣,嘴角勾動一抺邪笑,心道:放心吧,日后的我定是你們遙不可及的高度。

    庶子的身份全然成了他江道的心魔了。

    “嗯?”趙曦美眸一閃。

    江刑冥忽然起身,“阿爹,哥,我吃完了,我先行離開了。”

    江楓眠點了點頭。

    正當江刑冥大步向外走去時,身后又響起了趙曦的聲音,依舊是那么柔柔的,“我也吃完了。”

    江楓眠笑道,“正好,小道你所興也無甚事,小曦也是第一次來云夢,不如你帶他去參觀游玩一下吧。”

    聞言,江刑冥翻了個白眼,心道:什么叫無甚事?難道在你眼中我一直是游手好閑的嗎?。不過,還是應了下來。

    二人一同離開了大堂。

    江楓眠對此也是一愣,他沒想到江刑冥答應的如此快,笑了笑,心中盤算著一些關于眉山聯姻的事情。

    應?

    還是不應?

    恩緒片刻后,江楓眠所興不管此事,只看江澄和江刑冥是否喜歡。

    寬闊的碼頭上時常有賣蓮蓬、菱角、各種面點的小販蹲守。內里,一條條巷子,都有著不少店鋪,有賣衣裳的、有賣漁具的,更有許多小吃販。甚至有不少孩童在大街上似意嬉鬧著。

    江府的大門被緩緩推開,里面走出來兩道人影,一男一女。

    男的面容俊俏,劍星眉目,嘴角處還有著一抺壞笑。紫衣著身,腰間掛著一串銀鈴,手上持著一折扇。完全一幅世家子弟的模樣。

    女的面容清冷,雪白的瓊鼻輕輕抽動,似乎是不太喜這種熱鬧的情況。同樣的紫衣,不過袖子處卻有些紫紗,隱約可以看到潔白如雪的小臂。

    江刑冥說道,“想去哪便隨便逛逛吧。”

    趙曦回道,“嗯。”

    兩人并排走著,一言不發。氣氛逐實有些尷尬。

    “呀,又香又酥的烤魚,剛出爐的。”

    “蓮藕湯,蓮藕湯嘞。”

    “呦,又脆又香的烤年糕。”

    “菠菜,賤賣,菠菜,賤賣。”

    不知不覺,兩人便逛到了小吃販的地方,周圍的吆喝聲仿佛與他們無關一樣。江刑冥倒是時常罷出笑臉回應。

    “又軟又甜的香餞賣了。”

    聞言,趙曦清冷的面龐才終于有了一絲動容,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注視著賣蜜餞的地方,美眸都不帶眨的。

    江刑冥笑道,“怎么,想吃?”

    或許是看見了江刑冥眼中玩味的笑意,趙曦撇過臉去,徒留下粉紅的小耳朵。說道,“不,不想。”

    江刑冥無聲笑了笑,明明很想吃,卻非要裝作不想吃的樣子。輕踏幾步,走到賣蜜餞的地方,買了幾袋回來,“喏,給你。”

    趙曦羞道,“你干嘛?我說了我不吃這東西。”

    江刑冥用著寵小孩子的語氣說道,“好了,你想吃三個字都快寫到你臉上了,真不吃?”

    趙曦一狠心,咬牙點了點頭。

    江刑冥自顧自的向前走去,“真不吃的話,我可拿扔了,我數三二一。”

    “三”

    “二”

    “一”

    趙曦最終還是沒能敵過蜜餞,追了上來,雙手張開堵在江刑冥身前,“蜜餞,給我。”

    江刑冥玩味的看著她,說道,“我的趙大小姐,你不是不吃嗎?現在怎么又想吃了。”

    趙曦一聽這話,更加羞了,雪白的俏臉浮上了兩抹紅暈,可仍然是想要吃蜜餞。

    江刑冥趁著趙曦羞澀時,身形一閃,只留下一道聲音,“想吃?追上我再說。”

    趙曦一愣,笑道,“別跑。”

    離云夢不遠的一處小山上,在這里可以看清楚方楚云夢的所有景象,云霧翻滾。

    清風吹過江刑冥的俊臉,望著下面熱鬧的人們,他的心中思緒萬千。輕聲道,“趙曦,你知道人活著的意思嗎?”

    可惜,回答他的也只有一陣吃蜜餞的聲音,令他哭笑不得。

    江刑冥道,“你能不能別吃了,很貴的。”

    趙曦放下了手中的蜜餞袋子,問道,“你不吃嗎?”

    江刑冥道,“我這人吃不了甜。”

    趙曦聳肩道,“抱歉,你想吃也沒法吃了,因為我已經吃完了。”

    江刑冥望著趙曦嘴角的一塊蜜餞,邪笑道,“不,還有。”

    緩緩逼近。

    本來趙曦還被他的話搞得暈乎乎的,突然只感覺一道軟軟的東西進入了自己的口腔,頓時她瞪大了美眸。

    江刑冥此刻心中只有兩個想法。

    好軟!好甜!

    唇分。

    ……

    夜下,江刑冥同唐軒講著自己年少輕狂的往事,頓時哭笑不得,他也不知道為什么那日會鬼使神差的吻了她,可是感覺真不錯。

    唐軒道,“后來呢?”

    江刑冥道,“翌日,我便和阿爹申請出門歷練,當然,我并不是怕她,我只是想尋找我的意義。”

    唐軒好奇道,“那你找到了嗎?”

    江刑冥黯然低下頭,搖了搖頭,嘆道,“沒有。可是那一日……”

    “吼。”。

    六界怒吼打斷了他倆的對話。他們倆個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異口同聲的說道:

    “不好,是小傲(初夜)他們那邊。”
3d组选号码013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