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5105章避之不及(書號:222335

第5105章避之不及

作者:夜月獨一人
    暈了一會兒,又起來走動了幾步,除了頭還有些發脹外,身體上已經沒有半點不適。

    安紹天此時有些慶幸,還好這藥效不強,要是換了那些頂級的烈性*藥,那今天他要么就得被人家砍暈,然后暴體而亡!

    要么,要么就會強了陸寧……

    想到陸寧,安紹天覺得,他還是有必要去和人家好好解釋一番的,雖然這件事提起來有些尷尬,架不住人家前幾天還幫過他呀!

    本來就欠了人情,如果這件事不給人家交代一下,那他可就是太失禮了。

    正想著事兒,隔壁的房門突然打開了,安紹天下意識的朝門口望去,當看清那個人時,瞬間呆立當場。

    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先是被爺爺硬塞女人,再來被朋友下藥,然后親了個男人,現在又見到了十年前拋棄了自己而且他還剛剛想到過的女人~

    他都說不清自己此時到底應該是個什么樣的心情,更不知道應該露出什么樣的表情來面對眼前的女人。

    姿容更甚往昔,身材玲瓏有致,十年的時光磨去了她身上的青澀稚嫩,倒增添了一股成熟女人的風情,身上的高檔香水味清雅又迷人……

    再看她的穿著打扮,她應該過得還不錯,要不然也穿不起這樣一套高達六位數的定制女裝。

    安紹天只打量了她一眼,便默默的向右退了兩步,離得近了,他怕他會吐出來。

    與他相比,曹陌羽的心情就要激動多了!

    泡澡過后,她在房中久等不到人,便又穿好衣服枯坐在沙發上,電話是不敢打的,只能等。

    后來她想起和張晙舒談起這件事時,他說過他就住在隔壁,她大可安心。

    因此聽到隔壁的房門聲響,她便立刻開門走了出來。

    誰知張晙舒沒看到,卻看到了藏在她心底整整十年,一日都不曾真正忘記的男人!

    眼框中淚水滾動,要落未落,握著門把的手微微顫抖。

    一身純白繡花的長裙勾勒出她優美的身形,黑色高跟系帶涼鞋里白皙的腳趾顆顆晶瑩。

    被這樣的美人,用那樣懷念又愛慕的眼神凝視著,試問有哪個男人能招架得住?

    見她這副要哭不哭,有淚要落不落的樣子,不知怎的,安紹天莫名產生了幾分煩躁!

    “紹天……”

    安紹天趕忙又向后退了兩步……

    他本想干脆回房間的,可是他怕那女人不死心堵他的門怎么辦?

    那時會更尷尬。

    所以不能回去,他只能站得離眼前的女人遠一點。

    曹陌羽被安紹天的動作傷到了,她不明白,為什么久別重逢,安紹天臉上半分欣喜的表情都沒有,而且還要——躲著她?

    “紹天……你還在怨我當初離開你對嗎?可是我有苦衷的……”

    安紹天終于抬起頭,一雙黑眸看向了她的臉,“抱歉,你能先往后退兩步,然后再說你的苦衷嗎?”

    往后退兩步?

    那樣豈不是要回她的房間了!

    曹陌羽心中一喜,他這是要和她到房間里聽她解釋嗎?

    她就說嘛,憑她們當年的感情,只要她稍稍示弱,紹天肯定會和她重歸于好的,都說初戀是最美好最難以讓人忘懷的,紹天怎么會忘了她?

    安紹天有些搞不懂她眼中的欣喜與興奮是什么,他也不想懂。

    見她終于向后退了幾步,安紹天趕緊邁開大步,越過1626的房門口,迅速朝電梯的方向走去,按下向下的按鈕,邁入電梯,關門按下6號鍵,一套動作一氣呵成,用時絕不會超過一分鐘!

    曹陌羽:……!!!

    身后重又從房間中探出頭來的曹陌羽早已被他的動作驚得目瞪口呆,然后便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襲上心頭。

    她甚至想要沖到安紹天的面前質問他,“你怎么可以這么對我?你怎么能騙我?

    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要這么對我?”

    然而安紹天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不等她反應過來電梯的門就已經合上了。

    此時此刻,曹陌羽哪還顧得和張晙舒的約定,紹天回來了,她只要能和他破鏡重圓,就憑紹天的身份,什么樣的角色她拿不到!

    當初做出那樣錯誤的決定,只因為她年齡太小,又經不住誘惑,才會遺憾了十年之久,如今她再也不會犯那樣愚蠢的錯誤了!

    下定決心,曹陌羽轉身,白色的刺繡長裙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度,裙角揚起露出她精致細膩的腳裸以及一截瑩白如玉的小腿,回到房中,她拿起自己的東西,竟連個招呼都沒顧上和張晙舒打,便迅速的離開了這里。

    ***

    安紹天回了三人的那間包廂,門外此時站著一名服務生,大黑顯然還沒有回來。

    推開包廂門,張晙舒兩人明顯楞了片刻,“天……天哥,你怎么回來了?”

    孟毓洄正在喝酒,一口酒含在嘴里不上不下,差點沒把他嗆死,“天……天哥……你去哪兒了,怎么這么半天才回來?我們正想出去找您呢!”

    安紹天沒理兩人,而是將包廂中的四五個女人全都趕了出去,這才眼神凌厲的看向了這兩個明顯作賊心虛的好兄弟。

    “……天哥,有話您就直說唄,能別這么陰森森的看著我嗎?我害怕!”孟毓洄小聲請求道。

    張晙舒也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小心的看著他。

    “我剛才已經把外人全都趕出去了。”

    張晙舒:……

    孟毓洄:……

    天哥這是啥意思,我們怎么聽不懂?

    安紹天看都不看二人,自顧自的脫下西裝外套,骨節分明的手指曲起,一顆顆襯衣袖扣被解開,袖口挽起,這簡單的動作讓他做起來真的有種賞心悅目的感覺,然后安紹天出口的話卻絲毫不帶溫度:“這樣你們就不用擔心等下會太過丟人了!”

    淡淡的眼神撇了二人一眼,然后又繼續道:“所以,別費話,你們兩個趕緊過來吧!”

    兩人:……過去干嘛?

    一看天哥挽袖子他們就膽顫啊!

    不過攝于天哥淫威,二人不敢不聽,只得乖乖的走了過去。

    等兩人走到安紹天的身邊,剛好袖子挽的整整齊齊,下一秒,一陣“砰砰叭叭”的聲音,伴隨著張晙舒二人的慘嚎以及告饒聲,“天哥天哥,我錯了!
3d组选号码013前